后舍、网红与社会人,你不知道的短视频正传

QQ截图20180803094143.png

注:5 个维度、 20 年的短视频网红历史,我们搅碎了给你看,就得到了下面这个一部短视频简史和网红正传。

短视频为什么多火?短视频的历史是怎么样的?用 10 分钟时间看完这篇短视频简史,你就懂了!

小咖崛起、网红升级、能力全开、组队赋能、拯救草根! 5 个维度、 20 年的短视频网红历史,我们搅碎了给你看,就得到了下面这个一部短视频简史和网红正传。

对于短视频的界定,是 15 秒还是 20 分钟,业界从没打算有个标准——只要用户觉得不长,就好。

对于短视频的起点,是按照秒拍出现的 2011 年,还是抖音引爆短视频现象的 2017 年,或者是分辨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让短视频有了更多的实现场景,其本身并无意义——只有活下去的短视频,才真。

但如果一定要给短视频加上一条时间线的话,或许网红粉碎机这根暗线,会比平台发迹史或产业成长史更让人看的通透。

换言之,名人自带粉丝走进短视频,只是加大宣发;普通人自带脑洞启动短视频,或成网红。

小咖崛起:你听说过后舍男生的传说吗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短视频网红,只能是后舍男生。

2006 年,依靠耍宝似的表演和对口型,在宿舍里演绎后街男孩歌曲《as long as you love me》的一胖一瘦两男生,一跃而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网红。

因为翻唱而得名为后舍男生的黄艺馨与韦玮,随后继续通过此类哑剧式的夸张演绎各种知名曲目,不断引爆关注度,并成功进入娱乐圈。

然后……很正常逐步变得籍籍无名。

但在彼时,还是博客这种自媒体载体大行其道的年代,图文作为互联网内容创业的主流,第一次遇到了准备来分一杯羹的短视频,也就让后舍男生这样率先尝试新的视频创意的内容创作者,快速实现了从金字塔底部攀升到顶点的挑战。

成功总有回响,仅 2015 年就响了 2 次。

一次是年底,YouTube CEO苏珊·沃西基在一次活动中称,是被搬运到YouTube的后舍男生视频,让她意识到,原来世界各地的玩家都可以制作视频。这最终促成了当时在谷歌有女财神之称的她,推动谷歌以16. 5 亿美元的天价,再 2006 年 11 月收购了YouTube。

另一次则是年中。 2015 年 5 月,由秒拍母公司一下科技推出的短视频应用小咖秀, 2 个月后冲顶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名,而其成功的关键也就在于用户可以配合小咖秀提供的音频字幕像唱KTV一样创作搞怪视频。

算是一次成功的致敬,而更大的核心解码则在于当年后舍男生成功崛起的另一大原因:达成的门槛够低,只要自带逗比、一刀都不用剪辑。

只不过,一刀都不用剪辑的另一弊病在于谁都可以模仿,以至于很快吃螃蟹的后舍男生,被更搞怪、更奇葩的类似神曲给湮没,并迅速被公众遗忘。

但不得不说,在之后的火山、快手乃至抖音之中,大量的网红最初的起步之路,都是按照这一路线演进,在视频这个看似高门槛的领域里,通过搞怪一刀流的方式成功进击第一桶粉丝。

网红升级:从搞怪一刀流到脑洞技术流

后舍男生之后的短视频江湖是寂寞的,这个寂寞差不多延续了十年。单纯的搞怪很容易触及瓶颈和引发审美疲劳,胡戈算是寂寞的十年间,出现过的一朵小浪花。

2005 年 12 月,借着陈凯歌电影《无极》的热映,曾有过一定广电从业经验的胡戈将该片和央视法制节目,上海马戏城表演视频进行混剪,制作了一个 20 分钟左右的短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这个引发陈凯歌愤怒的短视频,据称一度在网络上的下载率高过电影本身。而同样的,这一对影视剧进行另类讲述和影评的路数,也在十年后形成了一次极大的回响。

2015 年 2 月,在微博上已经开博 2 年的谷阿莫,推出了自己的《X分钟看完XX电影》系列。

三分钟看完《鸟人》、两分半钟看完《五十度灰》等一众 2 到 5 分钟的短视频开始通过微博刷屏,而其只言片语就把数个小时的类型片高度概括成几分钟的叙述路数,以及搞怪的台湾腔,使之快速蹿红,并在当年度中国网红排行榜中排名第 23 名。

究其脉络,除了更加戏剧化、戏谑化、唏嘘化等风格外,本质上谷阿莫的戏路与胡戈并无二致:超级浓缩,对现有影视剧进行剪辑,加入全新的注解与诠释,让人感觉到别开生面甚至是“这样也可以”、“还能这么想”之类的获得感。

一本正经的戏说路线,本身有 2 个大门槛:

其一是足够大的脑洞,这一门槛其实源自当时依然占据绝大部分眼球的图文型内容创作领域,从博客到微博,乃至微信,真正形成了品牌价值的个体大多是以意见领袖的形态出现,即给出一个让一部分人信服却又出乎意料的观点看法。

这本身也是意见领袖以图文方式发展到瓶颈阶段的产物,如果谷阿莫的路数仅仅以图文方式出现,也就平平无奇了。

此刻突破瓶颈,重点在于技术。谷阿莫对影片的剪辑和节奏把握,高度接近专业水准,这使得在过去许多电视台就已经尝试过的酷炫或另类影评节目,能够跳出一些内容上的枷锁,进入到网络之上——比如说非常台湾腔这种在电视上已经被禁止的播音生态。

为何胡戈到谷阿莫之间,会留下一个十年的空档呢?

版权的问题是一个关键,影视素材的剪辑,在胡戈的馒头事件以及谷阿莫评电影,都曾一度引发版权纠纷。为此,胡戈的解决之道则是进入到短视频的下一个通道——内容原创。

2006 年,耗资近 20 万的《鸟笼山剿匪记》问世,这个 48 分钟的恶搞型网络视频,已经超出了短视频的范围,进入到当下网络大电影范畴,而结果则是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