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狼人杀能成为社交软件的标配

2017-10-11 11:08 稿源:赤脚君二  0条评论

前段时间在朋友圈和一些互联网媒体上看到很多关于狼人杀的消息,当时我就纳闷了,一个至少是五年前的过气桌游怎么又回春了?在游戏+社交的大背景下,同样是桌游的三国杀、拥有群众基础的斗地主、称霸地铁的天天爱消除这些游戏为什么没有成为社交游戏的杠把子,反而让狼人杀这个从来就没有彻底风靡过全国大江南北的线下桌游给抢了风头。到现在还没有加入狼人杀游戏模块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社交软件了吧。

为了加深对狼人杀的了解,我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Pandakill》(虽然还看了《饭局的诱惑》,不过这个太水太娱乐化看了一期就看不下去了)。

结果...

结果......

原本只打算看一期《Pandakill》,国庆一连 3 天看完了一整季,根本停不下来啊!什么?你问我狼人杀为什么能火?还用说吗,因为《Pandakill》很(wo)好(bu)看(zhi)啊(dao)!开个玩笑...其实在我看了《Pandakill》和小小体验了几把狼人杀APP后,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能够理解为什么狼人杀能够成为社交APP的标配。

1 语音交流是狼人杀作为社交游戏的天然优势

虽然我们玩LOL时会用YY语音,玩其他游戏时偶尔也有用内置语音发号施令或吐槽,但语音对于这些游戏而言并不是必要的。而狼人杀游戏是纯语言交流类游戏,必须得语音交流,这是其和市场绝大部分游戏的最大区别。

语音交流对于社交软件有多重要?交朋友无非是看外在和内在,外在包括样貌、身材、声音、穿着品味;内在包括价值观、兴趣爱好、性格等。在狼人杀中语音交流,不仅能够满足声控用户的交友需求,而且在游戏中能够看出一个玩家的语言表达、谈吐、性格气场、思维能力等。相比其他游戏,靠语音交流的狼人杀能够让交友玩家在游戏中获得更多的交友信息,提高交友效率。

2 综艺节目是最大功臣

从 2015 年 6 月战旗TV发布第一个主播狼人杀节目《lyingman》,到 2016 年 9 月熊猫TV发布的《Pandakill》,两个节目除了请来JY、PDD、gogoing、小苍、囚徒、酒神等各游戏领域大牛外,还请来了一批拥有不少忠实粉丝的游戏主播。在节目之外,这些主播嘉宾还会各自在其直播平台上与其他主播组局互动,通过这些KOL的影响力,狼人杀的宣传已经覆盖了中国绝大部分深度游戏玩家。

而 2016 年 9 月底,马东米未传媒制作的首档明星狼人杀访谈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在腾讯视频和斗鱼上线,借助奇葩说效应和明星嘉宾的强大号召力迅速引爆市场,如今饭局在百度指数上的平均热度甚至超过了奇葩说。

根据百度指数,《饭局的诱惑》在上线之前的热度即甩了《lyingman》和《Pandakill》几条街,到今年7- 8 月份,《饭局的诱惑》百度指数更达到《Pandakill》的 100 倍!从受众分析,相比游戏平台的狼人杀节目,《饭局的诱惑》以20- 40 岁、女性为主要受众,低龄与高龄受众比例低,与交友软件(如陌陌)的用户群更吻合。

由此可以得出狼人杀走红的轨迹:在游戏圈子里率先走红后,《饭局的诱惑》将其辐射到大众市场,获得了大量年轻女性的喜爱,而这部分受众与社交软件最重要用户群相吻合,在游戏+社交大环境下,狼人杀就成为社交游戏的最佳选择。

3 狼人杀游戏娱乐性大于竞技性

讲一个八卦小故事:我一个女性朋友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一个男的,两人聊得挺投缘的,而且都喜欢玩LOL,就约着去网咖玩。起先那男的对我朋友还挺好的,又是请吃饭又是买饮料的,不过在两人开黑时,由于我朋友坑了他,结果那男的在游戏时全程高能吐槽。我朋友当然不乐意了,就说不玩了走了。临走前,那奇葩男竟然提出给回他饭钱和网费......

其实我们生活中多少会遇到因为游戏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事例,也看了不少因为游戏同室(友)操戈的新闻。总结来说就是这些游戏的竞技性太强,玩家把输赢看得很重,很容易产生摩擦,所以竞技性太强的游戏不适合作为社交游戏。

而狼人杀作为桌游,原本就是为社交而生,玩家对输赢的渴望远不如其他游戏强。就我个人的狼人杀游戏经验来说,挑拨离间成功时暗自高兴、快被拆穿时用挑逗语气转移话题,所以每次和熟人面杀时全程都是挺欢乐的。而且玩家在游戏过程中每轮的欺骗成功或站队成功也能获得成就感,很大程度上分担了单局输赢的压力。输赢压力小,自然吐槽就会少,有利于营造和谐的游戏环境,不至于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4 狼人杀深受女性玩家喜爱

对于绝大部分陌生人交友软件而言,女性用户是吸引男性用户使用APP、影响男性用户付费的重要因素,无论APP男性用户的数量占比多少,女性用户始终是维护APP生态的基础。所以在社交软件中引进游戏的原则通常是引进女性玩家喜爱的游戏,如你画我猜等。

虽然要玩好狼人杀对思维逻辑有较高要求,这与女性普遍感性的特点不符。不过狼人杀作为桌游,社交及娱乐性大于竞技性,对输赢的渴望远不如其他游戏强,从这个角度看降低了对逻辑的要求。另外,狼人需要在游戏中通过话语欺骗、挑拨好人,宛如一场宫斗戏。宫斗剧的观众是谁?女性。加上真正让狼人杀进入大众视野的《饭局的诱惑》主要受众是女性,所以狼人杀必然深受女性喜爱。

从数据中我们也能看出这一点:在百度指数中,狼人杀的女性比例为43%,高于号称女性玩家众多的王者荣耀 5 个百分点;而从极光大数据中,狼人杀类游戏APP的女性玩家比例高达72%。

写在最后

虽然理清了狼人杀受社交软件热捧的原因,不过我对在陌生交友软件中接入狼人杀的效果还是存疑的。

就我采访的身边小伙伴而言,大家玩游戏的目的都是为了快乐,即使在游戏中交到朋友,那也是偶然地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是顺其自然的结果,没有人在游戏之前就抱着交友的目的。从这个角度看,从游戏延伸到社交比在社交中加入游戏更为合理。且作为陌生交友领域老大哥的陌陌,在 2017 年Q1 季度游戏营收只占总营收的4.37%,Q2 季度游戏营收占比更是跌至2.92%,都在侧面说明了交友软件接入游戏的坎坷。

所以我在想,在交友软件中加入游戏模块会不会是伪需求?有没有可能和共享经济一样,只是资本市场的一厢情愿?以后有机会再分析吧。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