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闲鱼约到炮的时候,闲鱼在想啥

2017-03-20 14:17 稿源:搜狐科技  1条评论

1

闲鱼社区上,有一条暗行的规矩,先看胸,再看脸。这两样决定了你的成交数。

对于这两样带来的用户活跃度,闲鱼是觊觎的。要不然也不会低调推出新功能“女神驾到”。

点进去,只见满眼白花花的胸和数量可观的点赞评论数——多数是求约炮。

某公号速度发文评论了此事。

几小时后,白花花的胸全不见了。

又过了一天,“女神驾到”没有了,改叫“实拍穿搭”。

这几天我有了个新乐趣,点进“实拍穿搭”,只见两行白花花的胸,再看看充满荷尔蒙的数百评论,最后看它们最快几分钟会从闲鱼上消失。

我推测,现在的闲鱼不得不养了一个团队来消灭满屏不断被顶上前的低胸照,以及由此带来的可观活跃度。

我见证过被上千点赞评论数顶在最前面的低胸女神照,突然凭空不见,也不禁感叹于满屏包裹严实的邻家女孩照下,一排的点赞 0 评论0——这是何等的空虚寂寞冷。

我猜闲鱼心里苦。

仿佛昨日重现。去年底支付宝上线“白领日记”、“校园日记”,只准女性用户发布内容,结果成为众直男围观约炮的“大胸之地”。彭蕾只得出来道歉,清除这两个板块,并说“错了就是错了”。

当时就有评论,阿里巴巴对于微信支付的活跃度远高于支付宝这事,有点接受不了。为此,不惜打擦边球,换取社交上的活跃度。

然而一个用户广泛的移动支付工具,大家要的是安全牢靠,你非要变身约炮神器,这不是暗示大家“打一炮换一个地方”,妥妥自绝于人民么?

约炮和支付必不能两全。

可闲鱼不一样,作为一个闲置物品交换平台,相对于电商平台,用户活跃度高,天生社区卖相。

它寄托了阿里巴巴永远不死的社交梦。

2

去年我曾问京东一位前高管,刘强东怕什么?他答,怕垂直电商以及更新的电商形态蚕食京东的市场份额。

这同样是阿里巴巴的恐惧。

在电商领域,阿里巴巴依然是当之无愧老大,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但对他而言,增长也变得越来越吃力。

2016 年的双11,马云喊出的口号是 24 小时交易额破 200 亿美元,然而当天的数字停留在了 178 亿美元。

往这边看,B2C零售电商平台们抬眼看见天花板。

往那边看,电商与社交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小到各种微商,大到云集、全球捕手、拼多多等社交电商,都在飞快增长,蚕食着淘宝的市场。

马云肯定有艳羡马化腾的时刻,买东西用户可以随意切换平台,可他们没足够的理由抛弃微信远离社交。

有了社交关系链,就等于有了平台护城河。

别嫌弃陌陌约炮起家,凭借对男性狩猎本能的唤醒,他圈到了亿级用户,去年更依靠直播业务获得第二春。毕竟,有了足量用户,干点啥不行。

可阿里巴巴只是个B2C电商平台。人们交易完了,就走了。

阿里憎命,只在社交。为此一次次向社交发起冲击,也有意无意给约炮留下暗门。

直播兴起,为增加互动性,淘宝赶紧在app上加入了直播功能,于是不少美女主播纷纷入驻淘宝直播,实价约炮不在话下。

支付宝推出的到位功能和生活圈。看起来这是能让人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来赚取相等价值,同时分享自己的生活。

但高芝麻分竞价提示则会完成你对该用户画面中最直观的评估——是否有钱。如果有兴趣,你就能跟发布招人需求的对方聊聊,自己能如何“帮助”对方。

直到闲鱼推出,阿里希望闲鱼能通过二手交易发展出社交关系。结果,再也没有比胸更能博取眼球的方式,再也没有比约炮更好地驱动男性对于平台的趋之若鹜。

外围们在闲鱼上发布性感照片,出售所谓“原味衣裤”或是拍照模特服务,有意者可以咨询竞价,这就是原始的性暗示与交易共生了。

当交易不那么规则清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毫无障碍的时候,狩猎与待猎的原始本能召唤变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3

性是互联网的原罪,也是它的原动力。

扎克伯格娶了其貌不扬的太太,这是真爱。他是进攻型选手,遇到有好感的妹子会主动上前热切的推销自己。

这样的捕猎者,怎么会不懂雄性动物内心所求?Facebook起家最大的筹码,是在常春藤高校之间迅速传开的校花评选,这帮助扎克伯格迅速圈定了足量的种子用户。

一周前Snapchat上市,首个交易日估值接近 300 亿美元。Snapchat告诉你,纵情的拍照分享吧,按下发送键也别害怕,它阅后即焚。这其中蕴含的暗示还不够么?年轻人为Snapchat疯狂,那里面充斥着白花花的肉体与满溢的荷尔蒙。

作为Snapchat的创始人,埃文·斯皮格身价 50 亿美元,娶了超模米兰达可儿。没点泡妞真技,如何搞的定女神。自古英雄爱美人,毕竟,这位可也是在酒池肉林中练出的老神在在。

我发现,互联网世界里有这么一群狩猎的雄性,深谙“约炮带量”之道。

美国有扎克伯格和斯皮格,中国有唐岩啊。

前两天,唐岩对媒体说,互联网企业家里论三观没人比得过他,直播给陌陌带来的可观收益,让唐岩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上岸洗白自己。

不过至今,圈子里还是有诸多有关他怜香惜玉的传说。

4

但陌陌又如何?

移动互联时代,一切在加快,人流密集的各大平台为了活跃度和社交,都有崛起为约炮阵地的潜质。

这没什么想不通,用户基数足够大,又足够活跃,有什么干不成?就连美团点评都打算上线打车业务了。

说起约炮阵地,早年有豆瓣、天涯、劲舞团,然后是陌陌、探探、花田这类以交友为目的的app,然后还有知乎,大家以文会友、以脸相惜,以开房裸诚相见。

这是平台约炮的前传,新故事是,网易云音乐异军突起,大众点评不甘落后,都成为约炮的新神器。

网易云音乐虽然是听歌软件,但它能追赶虾米与QQ音乐的秘诀主要在于它强调评论区的故事,也是内容引导向的另一种体现。

你可以在“附近的人”看到附近的用户们都在听些什么歌,还有他们此刻离你有多远。一旦你的“附近”页面开启,就有很大可能接受来自陌生人的问候。于是借由一首歌,你可以打开话匣子,并在三两句话中约对方“出来一起听听歌吧”。

至于说大众点评。有试过的人总结,约的方式是,在诸多团购评价后找到一两位看中的人选,直接用搭讪的口吻询问是否好吃之类的话,如果对方有意周旋,说出“带你来吃”或者“一起试试”这类的话,那这场炮基本就成功了80%。

原以为互联网大平台的市场会逐渐被细分领域所蚕食,没想到荷尔蒙社交竟能让他们重新焕发第二春。

对于年轻人而言,一切都是社交和享乐的工具,为什么不呢?

可叹闲鱼,如今是不敢了。

作者:Alice,来源:小饭桌创业课堂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