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杀猪钓鱼受追捧,直播的风潮正在变化

2017-01-10 09:12 稿源:南七道  0条评论

本文由南七道完成,实习生邱雅有重要贡献。

“北京时间21点24分,欢迎所有好朋友走进17582直播间”。每天晚上9点,坐在租住公寓的直播间里,网红主播董微一天的工作才正式开始,她一般要工作到凌晨的4点左右。在成为主播前,她是一家公司的销售文员,“直播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2016年,全职做直播的年轻女孩并不在少数,但像她这么辛运的却不多。但大多数人只看到了那些土豪百万级别的打赏,背后的努力和辛苦几乎无人知道。同时随着行业变化,原有的美女主播一家独大的格局被打破,细分领域的直播势头越来越强劲,探险、杀猪、钓鱼、挖红薯都有了自己一波数量可观的粉丝。

直播风向朝哪吹?

 2016年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首先是直播平台的“遍地开花”,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纯直播APP已经超过200个,借着这股热潮,直播相关的产业链也是风生水起,以CDN服务提供商为例,金山云已获得5000万美元融资,融后估值达11亿美金,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角兽。业内人士预计到2020年,网络直播及周边行业有望撬动千亿级资金。

各类主播的不断涌现,仅2016年上半年,中国直播用户数量就达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相比2015年翻了一番, 90后成了主播的主力军,约三分之一的主播为网红主播。据Credit Suisse估计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的总量超过250亿元。

直播的种类也在日益丰富,秀场、电竞、体育等传统直播栏目仍是流量霸主,但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也开始了垂直领域的发展,科技、财经、电商、在线教育等直播新形式不断涌现,比如斗鱼开设了鱼教频道、YY也推出了知牛财经平台。

在内容上,场景化的主播间成为新的直播趋势,探险、钓鱼、杀猪、卖红薯等不按常理出牌的主播间相较于秀场美女主播间意外地能吸引更多的观众。这一点在各平台上趋势体现等比较明显。国内最早的直播平台六间房,就有一个来自户外主播猛子和他的小伙伴眼镜,在江西宜春一个野林里展开十天的野外生存,全天候18小时无间断直播,住野外,捕鱼、吃蜻蜓、螳螂、青蛙、小甲鱼、麻雀内脏中生出来的肉蛆,抓蛇和粉丝互动,用自制机关捕捉野兔, 6月20日在六间房开播,27日升至两冠,上升速度一般美女望尘莫及。

猛子直播截图

而从过去内容生产发展规律看,无论是论坛、博客还是微博、微信自媒体,基本上都沿袭着从面到点,从娱乐化到专业化的路径,市场的不断细分是趋势,2017年直播的垂直化发展也会更加明显。

主播背后的真实生活

从秀场和直播诞生的第一天起,美女、情色等标签就被人为的贴在这个行业上。这是很多人对直播第一甚至也是唯一的印象。但这些女主播们的真实生活,仅仅是每天坐在椅子前,唱歌跳舞几个小时就可以月入数十万吗?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首先是收入,主播的收入是多元化组成,除了大众熟知的礼物收入,各直播平台还会设定一定的底薪和人气奖励等来鼓励主播积极开展直播。随着直播行业的不断成熟,在各平台内部已经逐渐形成一套完整的薪酬体系,不同级别的主播会对应不同的薪酬水平。

以六间房为例,包括礼物收入和平台奖励在内,主播跟平台的分成大体上是5:5,根据主播收入的不同类别,会对应不同的时间,大部分主播一个月会分三次支付。剩下的要由经纪公司和主播进行二次分成之后,剩下的才能归主播所有。

主播想赚更多钱,就得花更多时间。包括话题策划、化妆等准备在内的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常态。在各个平台明星榜和人气榜排行前10的主播,都是特别勤奋的主播,大都保持着每天7-8小时的直播时长,少的也有4、5个小时。如果偶尔在榜单上看到一些直播频率相对较低的主播,一般是已经播了很长时间,已经积累了固定的粉丝群。

而即使已经保持了高频率和长时间的直播也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火,有80%-90%的主播每个月的收入不过几百上千,能做到金牌主播,登上直播榜的少之又少。董微现在已经是六间房的金牌主播,但是,在红起来之前有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既没有关注也没有粉丝打赏,中间放弃中断了直播,但后来不甘心,又开始签了经纪公司重新开始,她每天从下午4点开始直播,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6点,不间断直播十几个小时,一直在说话唱歌。等到下线时,眼睛里的美瞳都取不下来,声音说话都很困难,为了更好地和粉丝互动,她除了去观察超级主播如何直播,还会不断学习和粉丝互动沟通和上网寻找各种搞笑和娱乐段子。做了主播之后,基本上没有了自己生活,白天睡觉和化妆,晚上主播,连之前的很多朋友都没有了见面机会,渐渐失去了联系。

虽然直播间是个虚拟的环境,但有人在就有江湖,当着数万人甚至几十万在线的人,花几百块钱给主播捧人场,钱是小钱,面子却是大事。主播可以给那些打赏的玩家设置一些房间角色,比如房间管理和总管等,来和自己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那些一年为了一个主播花上百万的土豪并不是为了性,”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有很多途径可以满足”。根据马斯洛的理论,在生存满足之后,人需要更多是尊重和自我满足,这才是土豪们花钱的最重要原因。但是如何抓住不同土豪的心理,这显然是一门技术活。

海外网红怎么玩?

在海外,youtube仍是顶级网红的聚集地,相较国内,网红们的内容生产差异化更明显,从美妆博主Michelle phan到游戏玩家Felix Kjellberg,再从音乐创作到喜剧小品,网红们受追捧的原因千奇百怪;从5岁到80岁,从一个人到一家子,成为网红似乎也没什么规律可循。

除了平台分成,广告收入,粉丝打赏,海外网红们的收入模式也更多样。比如Fine Brothers,擅长制作四分钟之内剧透100部电影之类的短视频,这位兄弟组合的年收入就高达850万美元。其收入来源除了youtube广告分成,还来自于赞助商,比如福特公司与微卡康姆旗下的喜剧中心频道。同时他们还拥有自己的创业公司F.B.entertainment,制作各种数码类节目,电视节目和独立电影,版权费用也占了其年收入的很大一部分。

在直播方面,facebook 在2016年4月正式全面上线直播功能 facebook live,为了给直播造势,CEO马克·扎克伯格不惜亲自上阵拉着老婆直播秀恩爱,随后更是和《纽约时报》合作成立了视频直播团队,总统大选、名人访谈和明星演唱会都可成为直播内容,近日《纽约时报》称其在facebook上的直播频道累计观看人数已过亿。

网红APP Instagram也在其应用内的 Stories 版块中加入直播功能,当用户直播时,好友可能会收到通知。一旦用户完成直播,直播界面就会从应用中消失。当用户关注的人在进行直播时,他的Stories图标上会出现“直播(live)”标记。不同的是,目前Instagram的直播不能打赏。

纯直播平台如twitch和younow也在如火如荼地发展。比如在younow上,粉丝可以通过购买虚拟币,直接扔进主播的小费罐子里,或者购买虚拟礼物,大拇指或者心形邮件,赠送给表演者。younow会从这些交易中提取30%的佣金,剩余全部归直播者所有。

在形式上,中国的直播以颜值型主播为主,唱歌陪聊是主要形式,内容较单薄,可替代性强而用户粘性弱,这也是国内网红竞争激烈,更迭迅速的主要原因。美国的网红多为内容型创作者,不管是视频还是直播,垂直化程度较高,能够登上年度榜单的网红们大都已经火了四五年了,但也因此网红阶级的固化越来越明显,很难再诞生一个新的超级大网红。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虎嗅年度作者,互联网明星创业公司脸萌、FaceU等品牌操盘手,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