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流量、拼资源、拼技术—— BaaS已沦为巨头的游戏?

2019-04-26 13:42 稿源:巴比特  0条评论

BaaS怎么赚钱?

这个话题实在是尴尬。真实的情况是,很多BaaS就没想清楚怎么去赚钱。

这些发布BaaS的企业都是占坑的,我搭一条链,对外就可以说我发了BaaS了”,一位曾参与过BaaS开发的资深区块链开发者告诉巴比特。

问题是市场呢 ,有那么多真实需求吗?

“之前我做了几个节点,只有 2 家公司把他们的平台接了进来,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让开发者免费玩。”

“都是伪需求,学习和做实验是真需求,但是量不会大,开发者一般也会自己搭。”

目前,该开发者参与的BaaS平台虽然还可以访问,但早已无人维护。

我们再看下BaaS是怎么赚钱的。

第一种是卖云的,如百度、腾讯、阿里、华为等。

BaaS2

(华为BCS价格详情)

华为BCS明码标价,采用的收费标准是按照区块链实例+节点。

以专业版为例,我们选取一个实例,同时搭配 4 个节点,一年需要支付的费用是:1*70000+4*30000= 19 万元

当然,以上收费指区块链服务的服务管理费,不包括应用所需的资源费用。

BaaS3

(阿里云BaaS价格详情)

阿里云同样明码标价,它的收费维度比较多,分为:区块链类型(Hyperledger Fabric/蚂蚁区块链/企业以太坊Quorum)、资源类型(联盟/组织)、系列(基础版/企业版/企业安全版)、存储费用等。

稍微解释下资源类型中的联盟和组织划分,创建一个区块链实例通常需要运营方和参与方,运营方需要先创建一个联盟实例,然后邀请参与方加入本联盟,参与方,需创建一个组织实例。

假如我们是运营方,选择Hyperledger Fabric,资源类型选择联盟,系列选择企业版。在这样的配置下,用户可享受500GB的免费存储空间, 16 核32GB的计算节点规格,最大可部署 6 个计算节点,最高2000 TPS。

在正常情况下,一年下来的费用是:12*39699=47. 6 万元。不过根据阿里BaaS优惠条件,买满一年,可以享受 85 折,所以到手价是40. 5 万元

腾讯云TBaaS的费用并未在官网公开。巴比特致电销售客服,询问使用TBaaS的费用时,客服并没有立即给出回复,而是花了数十秒临时查资料,说明销售人员对产品还不够熟悉

随后,销售人员告诉巴比特,TBaaS有私有链和联盟链两种配置,按照 4 核CPU、8G 内存、50G系统盘的配置,一个月的价格是 1 万左右,包年是 8 折优惠,10. 1 万元

百度的BaaS划分很混乱,既有度小满的BaaS,也有区块链产品百度区块链引擎 BBE,还有百度智能云区块链解决方案。

度小满的BaaS服务目前是免费的,度小满相关人员告诉巴比特,如果要用百度云部署,是要收取云服务费用。

BEE收费是后付费模式,支持以太坊、Fabric和百度自己开发的超级链。

BaaS4

如果部署Fabric区块链,我们选择高级版配置: 8 核/16G的内存,300GB的硬盘空间, 1 个月的费用不到 4 千块钱,一年下来不到 5 万块

对比前几家厂商,总感觉百度哪里不对劲。

巴比特随后进入百度智能云区块链解决方案,收费和BEE差不多。

BaaS5

巴比特随意点击了帮助文档,出现了404。

BaaS6

看样子,百度的BaaS产品还需要继续打磨。

总的看来,以卖云这种方式做BaaS的,华为、阿里的价格比较透明,阿里的最贵,百度的最便宜。

另一种是直接卖整套产品的,如趣链、云象、纸贵科技等。

BaaS7

以趣链的BaaS平台“飞络”为例,分为快速部署试用版、单机部署和集群部署三种版本,我们选择中间档的单机部署,据官方介绍,这种部署支持 8 核16G的一台服务器搭载四个区块链节点,价格划算,但性能受限,适用于联盟链应用开发测试。

服务器配置我们选择高配版的,可以拥有 8 核处理器,16G内存和 50G的系统盘。数据盘是500G,带宽10M。

选好之后,一年的节点费用是14. 4 万元,服务器费用是0. 98 万元。不过飞络还处在推广期,买满一年可享受节点半价优惠,最终到手价是8. 1 万元

云象并未在官网透露BaaS的销售信息和入口,但是巴比特在青云QingCloud AppCenter上发现了云象的报价表。

BaaS8

如上所示,使用云象 1 年的费用是 50 万元

巴比特登录了青云QingCloud AppCenter,尝试进行了部署,发现 50 万元是基本的服务价格,此外还有资源价格,比如CPU、内存、硬盘这些配置也要花费一定的费用。

BaaS9

巴比特选择了 8 核CPU、16G内存和300G硬盘的配置,花费的资源价格是4. 7 万元,不及服务费的1/10。

纸贵科技在官网设置了BaaS入口,但并未公布费用。注册登录进去之后看到纸贵科技的BaaS支持的区块链相当丰富,公链和联盟链均支持。

BaaS10

巴比特联系到纸贵科技产品总监易晓春,对方告诉巴比特,BaaS平台里有不同的产品,以ZLedger为例,分为开发版,企业版和定制版。开发版免费试用,企业版按节点数量收费,每节点每月 4000 元,配置四个节点,一年加起来要19. 2 万元,也会根据情况做一些折扣。定制版根据客户需求来报价。

可以看出,三者之中,云象是收费最贵的,趣链优惠力度最大。

还有一类是提供解决方案的,我们看不到它们具体的产品,如智链万源。CEO董宁告诉巴比特,他们不提供公有云服务,主要支撑自身行业应用。

赔本赚吆喝,前路在何方?

“现在都是亏本赚吆喝吧”,一位很早就尝试做BaaS的创业者告诉巴比特。

“都是各厂商云平台部门最积极,贴个新技术标签,目的还是卖云。”

该人士坦言,单纯的云不好推销,尤其是金融市场。由于区块链离金融最近,所以各个平台的金融云最积极。

云是BaaS 基础设施,小企业蹚浑水做BaaS,显然不是好的选择,该人士称,“都是提BaaS方案的,没有真正在推的。没有云服务器,推不出BaaS服务。”

巴比特询问云象BaaS目前的销售情况,黄步添表示,总体处于盈亏平衡。当问及为何云象的BaaS平台收费这么高时,对方并未给出明确回复。

纸贵科技的销售情况也不太理想,易晓春表示,纸贵科技也在积极拓展更多的客户来使用BaaS平台,希望今年能达到满意的效果。

趣链是国内最早一批做区块链联盟链的创业公司,他们的BaaS平台推出较晚,想必是进经过深思熟虑的,毕竟前面很多人趟过的坑可以避免。

然而,当巴比特联系趣链询问BaaS应用进展时,一位趣链内部人士表示,“BaaS目前不是太理想,实际需求没有跟上。”

2018 年 10 月 18 日,趣链举行战略发布会,宣布推出全新区块链开放服务平台——飞洛,据新闻稿介绍,该平台以高质量云服务支持区块链可视化急速部署和运维管理,以一站式应用研发服务工具助力区块链应用智能安全研发,以可信价值传递构建安全、互联、共赢的区块链新生态。

刚过半年,当初的壮志满怀已不再。

“其实还是目前真正的需求很少,没有那么多的中小的客户群用BaaS服务,阿里、腾讯做BaaS可以理解,因为它们本身是做云服务的,BaaS只是上面的应用而已。”

飞络还在继续运营,但更多的是在观望。因为在目前,强行推广也未必见效。

有些企业推出来的BaaS业务是否在进行,令人存疑。

巴比特致电金山云客服,询问KBaaS的基本情况,前后换了两次客服,第一位客服明显不知道金山云有BaaS这块业务,第二位客服只是向巴比特做了简单的资料登记,最后给到的回复是需要向商务资讯,巴比特从昨晚等到现在,一直未收到对方回复。

巴比特同样拨打了中食链的销售电话,前后在工作时间拨打两次,一直无人接听

至于大厂们,看起来推动要比创业企业声势大一点,但据接触这些大厂的业内人士向巴比特反馈,他们的效果也不好。

“现在这种环境,单推BaaS服务,其实蛮难的。阿里也是揉到他们的总体解决方案里面来卖,提供的是一种多元化的服务,供集团客户选择。”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蚂蚁金服推广BaaS ,还是需要整合一下蚂蚁自己的技术资源和产业资源。

“就像蚂蚁金服做溯源,需要整合自己的流量优势、品牌优势、技术优势。”

BaaS还值得做吗?

“本来BaaS这种产品就有问题,成本大收益小,以后关掉的还会很多。”一位曾操盘过上述某BaaS平台的从业者告诉巴比特。

首先是硬件和软件成本。

现在所有的BaaS实际上都是基于向下一层的k8s(Kubernetes的简称,用于管理云平台中多个主机上的容器化的应用)来构建的,然后基于K8s的API来搭建BaaS的整套编排的系统。

这也就意味着,BaaS下面需要一套K8s资源池的开销,这部分的成本相当可观。

在软件开发层面,开发一个BaaS的平台,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太高的技术难度。因为一旦有先行者做出来,随着这些技术人员的流动,他们带着技术进入新公司,重新开发一套BaaS的成本会大幅降低,毕竟早期的坑都踩过一遍了。

其次是运维。做BaaS需要一个双重的运维,一部分是底层k8s的运维,再一个是基于链为单位的BaaS层面上的运维。目前,像K8s这种资源的运维和监控的工具比较多。但是对于BaaS层面上的运维工具是不够的。涉及到交付实际生产的BaaS环境,仍需要各家自己去开发配套的运维工具。

再次是人员成本。开发BaaS需要两类人:首先是懂容器云的,这部分人在云市场中都是比较贵的,人均年薪大概在大几十万到百万的样子。

另外是懂区块链的,因为涉及到链的编排,微资深的人才成本也比较高。

最后一类是常规的前后端技术人员,这部分成本相对低一点。

总体上来说,这三类人远比做其他的云的人才成本高得多。

前面都是技术层面上的成本,非技术的成本其实也蛮可观的。

现在能够看到的BaaS模式,一种是捆绑着云一起来销售的。对于用户来说,一种情况是只是需要云服务,BaaS商家可以通过捆绑或者是打折送的方式卖BaaS服务。

另一种是以销售BaaS的名义配套的卖云资源,相当于主要收的还是云资源的钱。

两种模式都很牵强,在实际的销售过程中,销售人员的压力也很大,卖不出去,需要费很多的精力去和客户聊这个事情。

“抛开BaaS的模式是否成立,以及把N多条链在一个类似于pass的云平台上来综合管理和部署是不是合适,仅仅是从前面你能看得到的这些关于成本的描述来,你会发现前面 99 步都是在投入,而且有很多额外的投入,但最后这个 1 怎么赚钱又很薄弱,没有特别清晰,企业归根是要赚钱的,对于他们来说,这显然不是最好的产品选型。”

易晓春也表示,运营BaaS业务线需要付出许多,包括前期的技术研究、产品开发,也包括后期的产品维护和商务运营。整个成本加起来达到千万级别。

经济上不是一个很好的模式,而且从原教旨主义区块链的思路来看,BaaS也不是很好地践行区块链去中心化思维的产品。

BaaS落地,难。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说,BaaS这种形式很好理解,作为一种教学平台或者poc平台,在行业的早期,通过构建BaaS是可以起到教育用户、拓展行业边界、吸引开发者的效果。

“然而,随着行业发展的进程, 2019 年还在玩命做BaaS,这其实更多的是团队自己的私心,而不是从公司的大局来做的一个决策。”前述匿名人士称。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无非是做区块链,依然没有很好的盈利模式。

“如果说区块链能有更好的盈利模式,有更好的符合经济学和客观规律的商业模式,产品模式出现的话,大家还是趋利会做那些能够赚钱的事情。如果区块链迟迟找不到很好的赚钱方式,对于teamleader或者项目经理来说,他们能做的可能也就是BaaS,能给老板交代的,可能也就是BaaS。最后无非就是拖字诀,BaaS先做一年,后面等等行业发展再说。”

不过,从实操的角度说,BaaS从 2016 年出现到 2019 年依然有人孜孜不倦的来推动它,至少说明有一定客观和合理性存在。

“BaaS产品和商业模式我们认为没有问题,许多大厂也仍然在这个方向持续发力,未来随着分布式应用的落地,BaaS仍然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我认为BaaS和云计算类似,在技术不断成熟,产品不断打磨之后,成本会逐渐降低,收益也会逐渐产生规模化效应。”易晓春说。

向以上勇于说出BaaS应用真实现状的区块链从业者致敬!巴比特会持续关注区块链应用落地。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