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三大历史时刻解释ICO、STO、IEO泡沫

2019-03-19 09:16 稿源:巴比特  0条评论

ICO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 巴比特 授权发布,翻译:洒喜脱。

前言:关于ICO(又或者是STO,以及近期较火的IEO)泡沫的形成,来自MetaStable Capital的普通合伙人通过历史上的“P2P文件共享革命”、“低价股繁荣”以及“互联网泡沫”这三大重要时刻来进行对比解释,作者认为,在泡沫破灭阶段之后,更富有成效的部署阶段将会到来,但这将是缓慢和平淡的。

以下为译文:

我们可以放心地说,ICO泡沫已经结束了。

p1

去年泡沫最终破灭时,所有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下跌超过 7000 亿美元,较 2018 年 1 月份的峰值下降了85%,这比互联网泡沫78%的崩盘值还要严重。主流媒体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崩盘,像往常一样,他们宣布加密货币的棺材已被钉实。

关于这场泡沫,疯狂一词已不足以形容。而在本文中,我只想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ICO泡沫?

很容易相信,ICO泡沫发生在不可审查的公共区块链上,这是一个全新现象。

制造泡沫的技术总是新的,但潜在的社会动力却不是。区块链的开放性和无需许可性,允许任何人对它们进行选择。因此,区块链支持多种社会力量,所有这些力量都在同一个网络中相互作用,都以“ICO泡沫”的名义具体化。

在这篇博文中,我将考察历史上的三个重要时刻,它们揭示了ICO泡沫中发挥的三个独立的社会动力。

第一个是点对点文件共享革命,它解释了去中心化的思想、革命宣言以及试图规避证券法的公司。

第二个是 90 年代的低价股繁荣,这解释了垃圾币赌博市场、市场操纵以及欺诈者构成了ICO的长尾。

第三个是互联网泡沫,它解释了ICO大量投机者、去中心化公司的新模式、VC币以及财富再分配的现象。

通过探索这些事件,我希望向大家展示ICO泡沫是如何重现人类行为众所周知模式的。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演,但也有一些它喜欢重演的地方。

一、文件共享革命

比特币与P2P网络有着深厚的渊源。文件共享协议成为世界上首个全球去中心化网络。比特币的gossip网络模型是受LimeWire背后的Gnutella协议所启发的。很多P2P大佬实则是加密货币运动的基础:例如eDonkey2000 的Jed McCaleb,Mojo Nation的Zooko Wilcox,以及BitTorrent的Bram Cohen等等。他们也共享了一个哲学血统,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海盗文化的知识教父,他也是“代码即是法律”这一短语的创始者。

P2P文件共享革命始于 1999 年,当时有一个名为Napster的小应用。从表面上看,Napster是直截了当的:登录,搜索你想要的歌曲,双击,然后它就是你的了。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很难描述Napster是一个多大的范式转变。

p2

记得 1999 年买音乐是什么感觉:站在CD过道里,被一排排的光盘夹包围着,脑子里在争论要花 20 美元买哪张专辑。Jay-Z?Smashmouth?或者J-LO?每次购买都是谨慎的权衡,音乐既稀缺又珍贵。

Napster改变了这一切。它就像一个银行的音乐储藏室被打开,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掠夺。Napster完全是通过口碑传播的,它像一场暴乱一样在美国各地蔓延,甚至阻塞了大学校园和拨号线路的带宽。

很快,来自金属乐队(Metallica)和Dr. Dre的法律挑战,把Napster逼上了新闻头条。Napster 在 2001 年的高峰时期,该服务拥有超过 8000 万注册用户。然后,它就被RIAA(美国唱片业协会)盯上了。

在Napster与RIAA进行了长时间的法庭斗争之后,一位法官裁定,Napster对其所有用户的版权侵权负责,尽管Napster的服务器并没有托管任何受版权保护的内容。这种被称为替代侵权的法律原则,是Napster和任何基于文件共享商业模式的丧钟。Napster被迫破产,并强制取缔所有非法文件共享。然而,Napster的投降,只是这场战争的开始。

对于数字革命者来说,Napster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所有下载都是点对点的,但Napster还是运行了一个中央服务器,主要用于搜索索引和点对点发现,而这就是它垮台的原因。如果文件共享革命继续下去,它将不得不去中心化,并对法律禁令具有抵抗性。

而一场传统战争,也会被迫演变为游击战争。

Napster的改良替代品逐渐出现,它们有意围绕这一法律约束进行设计。像Gnutella (LimeWire)和eDonkey2000 (eMule)这样的继承者,它们拥有更加分散的体系结构,这使得它们更难以被取缔。

随着Napster的孩子们激增,围绕互联网盗版的一种哲学开始固化。口号也随之出现:“信息要自由”、“开放式文化”、“共享就是关怀”,此后还出现了一个名为“海盗党”的新政党,其倡导网络自由和版权改革,并在欧洲各地赢得了一席之地。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激进创新得到了探索,如创意共享和版权许可。革命获得了自己的能量和特性。

BitTorrent由Bram Cohen于 2001 年创建,其可以说是P2P文件共享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BitTorrent协议超越了Kazaa、LimeWire、DC++、Soulseek和所有其他P2P网络。到 2012 年,BitTorrent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惊人的4- 5 亿,几乎覆盖了当时整个Facebook用户群的一半。在其高峰时期,BitTorrent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流量来源。

值得一问:为什么BitTorrent主宰了文件共享,而其他网络却变得无关紧要?

Bittorrent的力量

BitTorrent公司前高管Simon Morris撰写了一篇由四部分组成的优秀文章,其分析了BitTorrent和加密货币之间的相似之处(如果你不想费心阅读所有内容,我建议你阅读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我将以他的很多见解为基础。

BitTorrent的结构有意不同于其他P2P文件共享项目。该项目的原始主页对BitTorrent的解释如下:

“BitTorrent是一款言论自由软件,BitTorrent为你提供的自由,在之前只能使用特殊的设备和大量的资金来获得,这是少数人才能够享有的。”

这是一份令人惊讶的,枯燥的知识分子宣言。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KaZaA的广告语:

p3

Bram Cohen明确否认了所有BitTorrent的非法文件共享使用,他从未承认这是对服务的合法使用。BitTorrent核心团队和他们的信息是无懈可击的。这正是BitTorrent在其所有合法用途(Linux发行版、魔兽世界更新、数据集共享等)的支持下蓬勃发展的原因。

BitTorrent从来没有被认为是互联网盗版的革命,它被认为是低成本文件分发的革命。这一不可抗拒的使命声明,使得BitTorrent安全地远离RIAA或任何其他受侵害的版权所有者。

而加密货币,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Vitalik和以太坊核心团队从未公开赞同过ICO的泛滥,实际上,他们经常会谴责ICO,这正是以太坊蓬勃发展的原因。如果以太坊不将自己标榜为去中心化计算的革命,即“世界计算机”,监管机构可能会认定其为非法ICO平台。

如果你快进到今天,你会认为,P2P文件共享的故事就是BitTorrent的故事。

所有其他的协议都已变得模糊不清。但在西方世界,BitTorrent已不再被用于下载音乐。

为什么不呢?

我给你三个理由:Spotify、Apple Music以及Pandora。音乐行业的新来者已经适应了,这些服务改变了发现和聆听音乐的体验。

P2P文件共享,曾经与开车去沃尔玛并购买一张价值 20 美元的CD来听一首热门歌曲的体验竞争。在这两种选择之间,决定似乎是简单得滑稽:盗版它。

uTorrent的前首席执行官Daniel Ek对此很有理解。在目睹了新的去中心化文件共享网络取代了Napster之后,Ek想到了一个他最终命名为Spotify的公司:

“我意识到你永远不能立法让盗版消失。法律固然有帮助,但它并不能解决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是创造一种比盗版更好的服务,同时补偿音乐产业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今天,p2p文件共享显著下降。但别搞错了:数字盗版革命转移了工业,它迫使音乐和电影迎合数字第一世界,并最终鼓励了网络流(web streaming)的发明。而那些不适应的公司,现在已成为了历史的注脚。而那些成功者,将有助于建立未来十年的媒体王朝。

P2P文件共享的教训

如果你听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或者彼得·桑德(Peter Sunde)的,你会很容易地认为,文件共享革命是植根于意识形态的。但如今,很少有文件共享老手仍致力于盗版。试图通过呼吁知识产权改革来解释文件共享,就像试通过呼吁约翰·洛克(John Locke)来解释波士顿倾茶事件。意识形态虽然重要,但通常是事后的。

真实的故事要比那简单得多。

文件共享革命爆发,是因为人们反对一条规则:你只能按照唱片业的说法来消费音乐

人们讨厌这条规则。所以他们把它弄坏了。而P2P协议使这群巨大的、压倒性的违反规则者能够证明,他们认为音乐应该是如何工作的。

今天,音乐就是这样工作的。无论你在哪里,通过搜索和双击,你几乎可以收听到任何一首歌曲。

西蒙·莫里斯(Simon Morris)声称,这是BitTorrent和去中心化网络更普遍的原因。去中心化允许打破规则。当一条规则受到足够广泛和强烈的反对时,人们将建立技术来打破这条规则,而这项技术将得到传播。

“如果不打破这种规则(无论是偶然还是设计),很难想象为什么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更重要。这是一个具有复杂和缓慢更新机制的分布式数据存储……似乎每个人都同意区块链技术的一个价值主张,即它们是“审查证明”。只有当你有别人想要审查的东西时,这才重要。”

每一个反叛者都想要一个动机

那么,为什么ICO需要去中心化?为什么泡沫不能像在互联网泡沫中那样,通过股票支持的区块链初创公司开始?

对于Simon Morris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ICO不仅仅是投资区块链项目的机会。它们还涉及打破规则:资本形成的规则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要如此迫切地打破资本形成的规则呢?

答案是很复杂的。

考虑ICO泡沫的初始条件。泡沫的主要驱动力是亚洲国家的高储蓄率和收入不平等国家。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目睹了收入不平等在加剧,这源于全球中产阶级的工资增长下降,对政府的信任减弱,以及大量受教育程度过高、机会却减少的年轻人。

ICO泡沫是这个笼子里所发出的一声巨响。

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财富创造活动,发生在过去十年里,但都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你什么都没有,而这一波新技术已征服了你的数字生活和注意力广度,但它的成果却属于硅谷的资本家,而不是你。

ICO泡沫让年轻人相信自己:嘿,也许我可以得到我的份额。我看到了比特币的东西,我看到了以太坊的东西,它们是如此新颖和革命性,为什么它们不能改变世界呢?

难道他们不会相信,这一次,他们比父母领先了一步,比守门人领先了一步,比华尔街和硅谷领先了一步吗?

所以,他们很早就进来了,他们开始使用科学上网。他们和朋友和家人创建海外帐户,他们违反了规则。不管怎样,这些规则除了为富人服务之外,它们还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人能投资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未来是开源的,谁还需要披露?

市场不断证明他们是对的。因此,他们投机,他们加入红迪子版论坛,然后讨论各种想法,并确信他们的投资将彻底改变世界基础设施。一个去中心化的未来正在迅速到来,他们将在这一次变革路上引导它。

当然,现实最终赶上,并向他们展示了违反这些规则的后果。 2018 年,一切都崩溃了,所有的骗局、欺诈和广泛的市场操纵现出了原形。一度欣喜若狂的市场变得像煎饼一样平坦。

在这里,我们还必须认识到市场的另一面:企业家。对他们来说,ICO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均衡器。毕竟,ICO在国际上分散开来,风险投资在硅谷之外仍然很难获得。在互联网时代,在区块链时代,为什么技术还没有把竞争场地拉平呢?

有了ICO,你不需要向风投卑躬屈膝,你只需要一个好主意以及一份白皮书,来自世界的资本,便会给你指出一条通向你家的道路。

还记得所有风投穿着巴塔哥尼亚背心,担心自己被取代的故事吗?

然后便出现了反向ICO,那些老牌公司也开始推出自己的token,并通过售卖它们来融资,典型的例子就有Kik和Kakao。如果你想为一个内部区块链相关倡议提供资金,这是完美的,但这要跳过股东保护或创收带来的所有繁重开销。

即使是在世界上最热的加速器YCombinator,我也听说其资助的初创公司当中有很多公司也在考虑做ICO。就连硅谷的精英们都想打破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希望找到一种摆脱非流动性初创企业所有权的方法,而投机者们都非常乐意提供给他们。

只有回顾过去,他们才会意识到这些规则最初为什么存在。再一次,加密货币重新吸取了传统金融早已内化的教训。

贪婪的革命

让我们承认,ICO泡沫是由一种打破资本形成规则的愿望所引发的。今天,随着尘埃落定,ICO泡沫已成为一个尴尬的记忆,我们可以更清晰地重新审视它的战斗口号。

人们真的关心改变资本形成的规则吗?他们真的关心投资渠道的民主化吗?他们真的关心改革合格投资者法律、财务披露和AML/KYC要求吗?

很多评论者在初期阶段会反对这些观点,但这也可能只是革命狂热的一部分。在 2019 年,我看不到有多少人对此叫嚣。

至于文件共享革命的版权法,无论出于何种角度和目的,其都在 20 年后基本上完好无损。

那么,关于ICO泡沫,文件共享革命告诉了你什么呢?

首先,它告诉你,你不应该听信意识形态。革命的根本原因通常比表面上更务实。

它还解释了ICO的供给方,那些想绕过传统资本形成渠道的公司,以及需求方,那些迫切希望获得高增长投机投资的个人。一旦打破规则的动机减弱,革命就可能停止。这正是我们在文件共享和ICO中看到的。

但还有另一个更黑暗的方面来解释ICO泡沫:作为欺诈、操纵和赌博的诱因。为此,我们转向第二个历史模型: 90 年代的低价股繁荣。

二、 低价股繁荣

Balaji Srinivasan曾声称,token将使区块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股票市场。或许有朝一日这会成真,但就目前而言,区块链似乎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低价股市场。

“低价股”这个词让人想起锅炉房里阴暗的股票经纪人的形象,这是有充分理由的。你是否还记得, 2013 年电影《华尔街之狼》的主角Jordan Belfort,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低价股经纪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他赚取到了很多的钱。

低价股在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定义,但在美国,低价股是指由小公司所发行的一种股票,其交易价格低于每股 5 美元(最初是低于 1 美元的股票,但在通货膨胀和股票市场发展的多重因素影响下已变高)。它们通常是场外交易,且很少在国家交易所进行交易。它们流动性低,公开信息少,不需要进行重大财务披露。

因此,低价股被欺诈所困扰。

低价股的历史

在 1929 年股市崩盘之后,低价股的法定名称就出现了,这随后引发了经济大萧条。据信,此次崩盘的部分原因,是参与者对低价股的无限制投机,这导致了 1934 年的《证券交易法》对低价股交易设定了法律限制。

在整个 20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低价股发行都不能合法地刊登在报纸上,参与者只能通过电话下订单。最优质的低价股每年只提供一次财务报告,而最差的低价股,从来不会披露其财务状况。考虑到这些障碍,低价股往往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

但从 90 年代中期开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低价股交易开始激增。折扣经纪人应运而生,他们会提供自动化接口和更低的交易费用。随着散户投资者的涌入,市场的增长速度超过了监管机构的追踪速度,低价股市场操纵变得猖獗。

最终,美国证交会介入了一系列针对黑手党犯罪家庭的引人注目案件,而这些案件都涉及了低价股操纵计划。所有这些计划,都是通过互联网实现的:它加速了欺诈的速度,并允许坏人直接与投机者联系。

低价股交易已在更严格的监管下恢复,但它仍然具有极高的投机性,操纵是常见的。 1989 年,在低价股的鼎盛时期,一项调查发现,美国人每年至少有 20 亿美元被欺诈性低价股骗走。

这与ICO泡沫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据SATIS集团估计,81%的ICO都是骗局,而据广泛报道, 2018 年每天有超过 900 万美元被偷(按年计算,则超过 30 亿美元)。ICO和低价股之间的相似性越来越深。

让我们退后一步,问一个问题:考虑到人们的担忧程度,为什么人们首先如此热衷于低价股?

作为一个前职业扑克玩家,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其实很简单:人们喜欢赌博。人类将永远会被这样的想法所吸引:扭转命运、超越权势集团、跳过社会阶梯。不管赌博被如何污名化、管制或取缔,它总是会以某种方式生存下去。

对于低价股,他们利用所有快速致富计划背后相同的贪婪情绪。公司做什么,基本上是不重要的。

但我们也必须承认这个市场存在的另一面:骗子。对他们来说,低价股是一种礼物。他们也不在乎这些股票代表什么,他们只需要一家拥有股票代码和故事的公司来进行操纵,而其余部分则是贪婪。

这提醒你什么了吗?

富人的窘迫

这是一篇 2000 年发表在普通互联网上的关于低价股和拉高出货计划的文章。让我们将其与ICO进行对比:

“在网络出现之前,这些低价股发起人雇佣一批电话营销人员,向毫无戒心的投资者推销他们的股票。而现在,这就像发电子邮件一样简单,或者如果他们是勤勉的,还会维护一个网站。”

而现代版呢,聘请一家ICO营销机构,其会负责管理你的电报聊天、红迪子版论坛、Medium账户以及BitcoinTalk帖子的维护。

没有所谓的社区?没问题,买个假的就行。

p7

对于“供应链管理”的“超可扩展”、“抗量子协议”怎么样?找些有资格的顾问来站台自己的项目?又或者传出和一些财富 100 强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很多类似的帖子出现在互联网股票信息版上,因为很少有人听说过这家新公司,发起人会在其他高频版上发布这样的信息。

p8

如果发起人做得很好,市场也很强劲,其token价格会从每股几美分飙升到 10 美元,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更高。最终,在发起人抛售并停止拉盘后,其token价格崩盘。

p9

p10

(这些例子中,有很多是从一个Pump & Dump组织中流出的)

你知道赏金、推荐奖金、空投、预售、顾问股份、买评论、买粉丝、社交媒体机器人、洗牌交易、绘制TA信号等名词吗?当ICO繁荣成为主流时,这个程序就是一台加了油的机器。

大多数的ICO长尾(这个尾巴非常长)是完全胡说八道。根据大多数追踪器的数据显示,ICO的总数已达到了数千个,而这只是计算了那些较出名的项目。

那么,ICO的繁荣是为了谁呢?

ICO和低价股一样,是一个双面市场。投机者不在乎这项技术,他们只想让股票经纪人赌一把,然后发财。欺诈者也不在乎,他们只想让股票经纪人操纵并致富。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需要的,市场充满了活力,每个人都赚钱,直到他们不赚钱为止……

如果你想一想,那么你会发现,全球不可审查的区块链,基本上是另一个低价股繁荣的最佳平台。也难怪投机者们很快就集中到这个领域。尽管ICO有了技术装备,但这仍然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那么,低价股对ICO泡沫的解释是什么呢?低价股解释了垃圾币、骗局、未注册证券、市场操纵以及ICO泡沫的大部分长尾。同样,按体量计算,这是泡沫中发生的大部分情况。

但我想在这里谨慎一些,低价股欺诈者很快就加入了ICO浪潮,但ICO的概念并不是从这个角度开始的。ICO起源于区块链社区众筹,其先驱是MasterCoin。其中的很多投资者其实都是密码朋克,他们只是非常高兴能够支持一些新颖的技术。

我们不应该将加密货币、其底层技术,以及ICO泡沫混为一谈,ICO泡沫是一种聚集在其上的投机现象。ICO泡沫是发生在加密货币技术之上的事情,而不是它固有的东西。

建造这些东西的大多数技术人员和密码专家,他们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金融系统。

因此,我们将P2P文件共享、低价股与ICO泡沫进行了比较,但目前为止,我还未能解决泡沫的一个方面:技术创新。

毕竟,我并不认为,加密货币技术的繁荣主要是为了欺骗人们,或者说它的底层技术是无关紧要的说法。恰恰相反,ICO泡沫发生在真正的技术创新火种之上。要完全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求助于最后一个历史先例:网络泡沫及其预言家卡洛塔·佩雷斯(Carlota Perez)。

三、互联网泡沫与技术革命

“所有的泡沫都与贪婪有关,但有些泡沫也与技术革命的发展有关 —— Carlota Perez”

万维网,这个大多数人所知的互联网,是由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于 1989 年创建的,它的发明引发了信息时代的火花,同时也引发了这一代人最大的股市泡沫。

p12

与之前的技术相比,网络的发展要更为迅速。 1993 年Mosaic浏览器推出时,互联网在美国的普及率仅为2%,六年后,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时候,这个比例达到了36%。(而电话用了 30 多年才达到同样的普及水平)

互联网的迅速崛起,加上 1997 年的低利率和克林顿减税政策,导致互联网的增长潜力在很多人看来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乐观。风险投资变得廉价和机会主义,企业家们蜂拥至硅谷。

网景(Netscape),这家打造过网络最具统治力浏览器的公司,开启了这个时代。 1995 年,网景IPO的成绩为 29 亿美元,对于一家无利可图的公司来说,如此成功的首次公开募股是不寻常的,但网景的收入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人们很快就忘记了这一点。

1996 年,雅虎很快就跟进网景要进行IPO。令人兴奋的是,在当时IPO的公司都非常成功,它们也在快速增长。尽管,和网景一样,他们在烧钱,但这似乎无关紧要,互联网公司成为了受膏者。

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它带有一个.com的名字,那它就能获得巨大的估值。投资者从增长缓慢的公司中抽取资金,向网络公司注入更多资本。散户投资者们蜂拥而至,互联网本身通过E-Trade(也在 1996 年进行了IPO)等平台成为了很多投资者的接口。很多出版物都报道了“白领专业人士辞去工作,到Daytrade科技股全职工作”的故事。

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400%以上,这引起了全盘的疯狂。仅在 1999 年,高通公司的股价就疯涨了 26 倍。分析师们不再强调市盈率,而开始引用梅特卡夫定律。《华尔街日报》 1999 年的一篇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利润是否只是一个“古怪的概念”,其已不再重要了? 2000 年 1 月份的超级碗赛事,更有不少于 16 个来自互联网公司的广告。

诸如Pets.com这样的公司,在一年内完成了从公司注册到IPO的过程,几乎每一次IPO都会爆发,每家公司在第一天的平均涨幅达到了68%。投资科技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被广泛认为是一个简单的赚钱之道。互联网派对的现象遍布整个硅谷,那些与创始人关系密切的人,通常会得到“朋友和家人”的崇拜。

p14

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这一趋势困扰着华尔街、东海岸的精英阶层和老百姓。像Tiger Management这样的知名对冲基金也陷入了困境,无法跟上市场结构的变化。而技术人员们会告诉自己。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