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冕为王到跌落神坛,以太经典“末日战车”之路

2019-03-06 09:20 稿源:31QU公众号  0条评论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31QU(ID:blockchain31),作者:国锋,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末日战车”,一个兼具力量感与正义感的称号,它可以是美国 70 多岁老爷子,倾尽所有打造的一款汽车;也可以是一款兼具力与正义感的游戏。


但是,今天的主角却并不具备“硬汉”、“力量感”与“正义感”这些属性,相反,市场还会因为它的存在而提心吊胆。

它就是以太经典(ETC),币圈人送绰号“末日战车”。

作为以太坊分叉时的“倔强派”,ETC市值一度占据加密货币市场前五,但两年多的币圈沉浮,ETC却沦为众人调侃的对象。这背后又有哪些故事?

 加冕“为王”

以太经典(ETC)项目来源于一次偶然的分叉。

2016 年 6 月份,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众筹平台The DAO被黑客攻破,市值五千万美金的ETH被黑客转走。以太坊社区投票表决决定将更改以太坊代码,在以太坊在第 1920000 区块进行硬分叉,希望通过回滚交易,挽回损失。

以太坊成功分叉之后,社区部分力量认为以太坊这种作法违背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不可篡改精神,部分矿工坚持在原链上挖矿,这条不承认回滚交易的链就是以太经典。

“事实上,ETC原汁原味继承了以太坊的思想,说它是‘正统王室’,不为过。”

增淼 2017 年初开始从事加密货币资产量化工作,曾长期关注以太经典的走势,在他看来,ETC从“原汁原味的以太坊”变成人们眼中的“反指王”,再到后来的“末日战车”的称号,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这一切,都源于该项目币价的“反常”。

▲ 增淼至今还保存着 2017 年“九四”之前,ETC“史诗级反指”的截图

“ 2017 年初,我们多次注意到ETC跟大盘涨跌不同步,有时甚至迟于大盘好几天补涨。”增淼说道,“ 2017 年 9 月 1 日那次,以太经典在比特币没有任何动静的情况下,突然上涨超过22%。 3 天之后币圈‘九四’事件就发生了,堪称史诗级反指。”

▲ 图中绿色为ETC价格走势图,紫色为BTC价格走势图

类似的“反指”不止一次地发生。以 2018 年 12 月 27 日为例,ETC单独逆势上涨14.74%。同一时间,BTC与ETH同时出现下跌。

▲  2018 年下半年的反指,让其获得了“末日战车”的称号

“这种情况发生的多了,投资者会认为只要ETC涨,大盘就一定会跌。”增淼告诉31QU,“币圈末日战车的名号就这样被叫起来了,无论微博、公众号还是网页,大家全都这么叫。”

微博博主“比特币索泰”:早晨看到ETC拉升把昨天买的ETH卖了,ETC真的是末日战车吗?( 2018 年 12 月 27 日)

微博博主“比特币快报”:ETC末日战车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最后一个涨的总是它,等它涨完了,整个币圈就开始跳水了。( 2018 年 12 月 27 日)

微博博主“交易淡人”:末日战车启动了,接下来注意风险,谨慎做多,准备做空。( 2019 年 2 月 13 日)

微博博主“冬至夜班”:比特币的末日战车etc启动了,就问大家怕不怕。( 2019 年 2 月 19 日)

微博博主“区块链威廉”:末日战车启动了,慌不慌? ( 2019 年 2 月 19 日)

......

“别人大涨的时候他的补涨幅度大,别人小涨的时候他的补涨幅度小,但每一次启动都对行情造成 10000 点伤害。终于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哪怕是高速堵车了,ETC出站也一样要收费。”独立分析师狂人在其文章中如此调侃道。

“还是因为强庄控盘导致的。”在提到ETC出现“末日战车”现象的原因时,增淼分析道。而对于该“绰号”对ETC的影响,增淼认为,“与‘比特金、莱特银’相比,显然这个称号嘲讽意味更多,对项目后市发展很不利。”

事实上,ETC项目近期发展,的确遇到了技术团队解散,双花攻击等一系列“麻烦”。

 麻烦缠身 

2018 年 12 月 4 日,ETC核心开发团队之一ETCDev发布公告称,“在过去几周,我们做了社区基金,并尝试多种方式为团队的持续运营融到新的资金,但是由于加密领域的市场崩盘,ETC价格出现了大幅下滑,加上公司的现金紧缩,这些努力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合适的短期融资。”

该公告发布之后不久,团队创始人兼CEO伊戈尔·阿特马诺夫在推特上说,“别无选择,只能马上关闭。”

此前,该团队还曾尝试通过社区力量解决财务难题,并在 12 月 2 日向ETC社区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为开发公司的运营提供资金。在 692 名社区成员中,有59%的人回应说他们不会为ETCDEV捐款。

ETCDEV团队作为ETC侧链开发主力军,曾于 2017 年 12 月中旬成功升级ETC侧链,ETC代币价格也因此大涨22.51%。

“作为一个为团队贡献过汗马功劳的团队,却因资金问题而离开,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增淼说道。

紧接着, 2018 年 12 月 18 日,ETC研发团队核心成员Tomasz Zdybał也发推特,宣布加入波场团队。

“开发人员离开还是其次的,最近以太经典遭受的双花攻击更是让它名声扫地。”增淼说道。

2019 年 1 月份,ETC网络遭受51%双花攻击,此次双花攻击中,检测人员发现共有 7 笔交易遭到回滚,导致 54200 个ETC丢失。虽然在此后的一周内,攻击者归还了“盗窃”的ETC,但是笼罩在ETC头上的51%双花攻击的阴影并没有因此而退散。

据crypto51.app网站最新数据显示,ETC目前仍然是市值前 20 币种中,最容易遭受51%双花攻击的币种。目前租用算力的成本仅为 4342 美金/小时,低于 2 个月前双花攻击发生时的 5000 美金/小时的攻击成本。

ETC核心开发人员也曾坦言,“ETC与其他较大的网络(例如以太坊)共享相同的挖矿算法,通过租用算力,使其易受51%的攻击。”

在一系列不利因素影响下,ETC价格与市值排名也连遭重创。 2018 年年中,ETC的价格还在接近 16 美金左右徘徊,如今已经跌至 4 美金左右,下跌幅度高达75%,最高跌幅超过90%,成为主流加密货币中跌幅最大的币种。ETC市值排名也从 2017 年的前五,下跌至目前的第 19 名。     

“用恶魔附身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增淼告诉31QU。

“跌落神坛”

就在以太经典陷入重重危机之时, 2019 年 2 月 28 日,以太坊完成了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每日增量减少了1/3,Gas费大幅度降低,向大规模商业化应用又迈出了一步,进一步巩固了“公链之王”的地位。

相比以太坊热火朝天的应用,以太经典在应用方面的表现可以用“全面倒退”来形容。

“ 2017 年 12 月,ETC曾在香港峰会表示要进军物联网领域,当时这被看做是ETC绝地反击的决定,但现在也不说了。”增淼说道,“现在看来,炒作因素更大点。”

对比曾被视为“分叉币”的以太坊,目前有超过 1400 个DApp在以太坊公链运行,占整个DApp市场总数的73%。“这种实打实的应用,才是支撑公链项目的根本。”增淼说道。

“实际上,与以太坊项目比,ETC的生态也相当薄弱。”增淼告诉31QU。

网络算力与历史转账数量分别是衡量PoW币种安全性与实用价值最重要的指标,与ETH相比,ETC在这方面的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bitinfocharts.com数据显示,相较于ETH,ETC的网络算力占比从 2016 年峰值时的25%下跌至目前的6%。相较于ETH,ETC的转账数量占比则从 2016 年的84%,下跌至目前的7%。

▲ ETC与ETH网络算力变化对比图

▲ ETC与ETH历史转账数据变化对比图

虽然ETC核心对此仍然信心满满,开发人员Donald McIntyre曾从六个方面诠释ETC价值,他认为:

第一,ETC是一个基于工作量证明,图灵完备的区块链底层网络;

第二、ETC的特点和竞争对手相比有所不同而且更安全;

第三、ETC生态系统仍然非常注重不可逆性的核心价值观,没有任何正式的治理机制,并通过低手续费和规则变更来保证紧急决策;

第四、ETC有固定的代币政策;

第五、ETC与ETH拥有相同的工作证明+图灵完备的网络基础,但如果ETH采用PoS和分片技术,网络安全性将会受到挑战;

第六、虽然比特币非常安全,但全世界不太可能只使用一个底层区块链来构建所有系统。

“但是,实际上这些说法基本上都是站不住脚的。以第一条为例,‘图灵完备’是底层公链的标配,这并不能代表着ETC就能成为优秀公链,‘工作量证明’也是司空见惯的。再以第六条为例,McIntyre认为世界不可能只用比特币一条链构建所有系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ETC就有机会。”增淼说道。

此前,ETC官推自嘲要做一匹“低调的黑马”,在增淼看来,如今已然成为“一匹死马”。

“毫无疑问,ETC早已从‘真正的ETH’的神坛跌落。”增淼评价道。

从曾经名正言顺的以太坊,变身反指王,再到后来的末日战车,ETC已走向了价值反面,成为资本短期获利工具。与ETH相比,ETC正在应用、安全层面全面退步。

曾梦想做黑马,如今变身“死马”。

面对如此尴尬境地,ETC未来公链之路究竟该如何走,是整个ETC社群必须思考的问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