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再无”矿机生意:暴利岁月已去,大批经销商离场

2018-12-13 09:03 稿源:Odaily星球日报  0条评论

机房 主机 服务器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编者按:本文来自 36 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公众号ID:o-daily,APP下载)

整整 7 个小时,华强北没有等到一个登门的顾客。

那天是 11 月 29 日,矿业寒冬中,华强北最日常的景象。然而 10 个月前,位于深圳华强北的赛格广场还是全国最大的矿机销售市场。

年初,从三楼到六楼全是矿机销售的摊位。即便卖电脑配件的商铺门口也立着一块牌,上面写着在售的矿机机型和价格。

但现在,买矿机的大队一去不返,1/3 的经销商已离场,还开着的店铺门可罗雀。

比特币在低谷徘徊了 20 多天,已让百万台矿机关机。其中有三四成流入了二手市场贱卖,更多的矿机则堆在矿厂里落灰。

“现在主导矿机经销的是需求方,也就是矿工。没有便宜电,即使矿机价格再低,也很少有人去抄底。”位于赛格广场的一家矿业合伙人纪昌明如此判断。

和冷清的档口生意相比,线上矿机生意此刻正在上演“倾销战”。

连日来,矿机开启一天一跌模式,多的时候能跌一千。如此既缺需求,又被同行砸盘,让矿机生意越发难做。

回想起去年“傻瓜都能挣钱”的日子,纪昌明忖度着,矿机销售供不应求的那段暴利岁月已经过去,这个行业正变得不适宜生存,也许自己也该找个新出路了。

华强北的矿机市场随着币价浮沉起落,前后不过一载有余。或许它就像“山寨机”、指尖陀螺等硬件浪潮一样,终将掩于尘埃之中。又或是像数次跌落谷底的币价那样,仍有一飞冲天的希望。

无论是矿机还是其他硬件,华强北就像狩猎者一样,永远在等待挣钱的猎物出现。

“没有生意”

赛格广场矿机档口的变迁,正是矿机经销市场的缩影。

今年 5 月份,赛格的矿机专铺最高时达到 50 多家,加上兼营矿机生意的商户,不下 100 家。

而今,经销矿机的商户已有所减少,不少写着“XX矿业”的档口业已撤店。

还有的矿业则将主营业务改为电脑,整个店面只剩下一个牌匾。

还在经营的矿机档口,不少已将柜台上的矿机下架,一副近乎清场之相。

这种情况从今年 5、6 月份开始出现。

“经常坐一天都不见得有人来。”位于赛格广场四楼的某矿机经销商嘉林告诉Odaily星球日报。

的确,11 月 29 日,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在赛格广场的 7 个小时里,没有见到一个顾客询问矿机。

在销售矿机的 3~5 楼,人最多的就是门店销售员,以至于穿梭其中,像是在接受“列队欢迎”,也像是应和币价新低的这个节点、矿机市场的萧条。

11 月 15 日开始,比特币步步下跌,直至 3500 美元的年内低点,和去年 12 月的历史最高币价相比,跌去了 81%。

币价直接决定了矿工产值,也就是挖出来的币值多少钱。

这一轮下挫,让数款高功耗、低算力的矿机收不抵支。

中国算力的创始人、6 年老矿工三金估计,这次震荡已让百万台矿机直接停摆。

去年 11 月底之后,随着新一轮的币价上扬,挖矿收益增加,新加入的网络算力节节攀升。

数据显示,比特币网络算力从彼时的 9600 PH/s上升至今年 10 月初的 53300 PH/s(1 PH/s意味着每秒进行 1 万亿次哈希运算)。

但随后,比特币遭遇算力战、币价暴跌,全网算力下跌了 3 次。

华强北“再无”矿机生意:暴利岁月已去,大批经销商离场

目前,全网实时算力为 35800 PH/s,相较 10 月初的峰值已下跌近 1/3。以比特币通用矿机 S9(13.5T)的算力计,相比于算力高峰期,全网 130 万台矿机大概率已关机。

据从业 4 年的某矿业销售员刘均贵估算,“停机的矿机中又有三四成低价流入二手市场。”

因此,只能说华强北的矿机档口没有新客,但线上生意尚能维持。

嘉林的档口在赛格三楼,店铺没有顾客,但他也没闲着。手上一会儿更新着各机型挖矿收益表,微信回复一条条客户问询;一会儿又到楼下把到货的矿机电源拉到店中,拍照发朋友圈。

两天前,他还到四川的矿场上收矿机。

嘉林收的这款矿机是神马 M3,在今年初卖 2 万元一台。到了 11 月初,神马 M3 还能卖 6000 元左右,但近期二手矿机价格在 1200 元。 

币价下跌后,神马 M3 的高功耗(耗电量)让矿机收益跌至关机价。

“用这种机器的,凡是电价高于 0.28 元/度的基本都得停机。”嘉林估算。

像嘉林这样上门打包的买家,甚至拿到了 260 元的超低回收价。他打算用 350 元的价格再卖出。

“扣除下架费、运费和人工费,一台也就挣个三五十块钱。”嘉林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说。

而那些没有亲赴矿场打包的经销商,要想卖出矿机就得把利润压得更低。

“生意还是有的。只是,现在卖矿机的利润,剩的和手机贴膜差不多了。”赛格广场德惠康矿业的销售员阿灿惨淡一笑。

在这样的行情下,矿机经销市场已悄然拉开价格、渠道的末位淘汰赛。

挑起矿机“倾销战”

辰旭是某老牌矿业的销售员,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一般新矿机上市时,各个矿机经销商会根据自身情况囤一定的货,万一矿机火爆了呢?很多矿机经销商去年就是敢压货挣到了大钱。

但这次辰旭的老板显然押错了。该矿业在 9 月份神马 M10 刚上市时买了 20 台,均价 1 万元左右,“这在市场上可以算是重投入了”。

辰旭说,原以为比特币到 11 月份会等来行情,怎奈市场越来越不景气。“现在 10 几台 M10 还在楼上办公室摆着。现在五六千也愿卖的也有。”看着越来越低的成交价,辰旭的老板似乎已经放弃止损。

在市场价格急剧跳水的情况下,囤货对经销商来说无疑是在冲浪。

“但卖不出去也不买进,这样没有流动的市场,就像横盘一样,让炒币的人无从牟利。”纪昌明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于是,一些人就用做空矿机的手段来拉动市场。

如何做空矿机呢?举个例子,比如某矿机经销商 A 先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接了客户下的神马 M10 的订单,约定 1 周内以每台 5600 的价格交货。此时 A 的手上并没有矿机。

为了拿到价格足够低的矿机,他有可能放出 5500 块出售神马 M10 的信号。如此一来,卖 6000 多的经销商便失去了市场,有的只能跟着降价。这就把矿机价格砸了下来,顺利的话他就能以 5500 的低价收到矿机并转手给客户,做了一单无本生意。

经销商做空的另一种情况是,囤了大量某种型号的矿机,但并不直接卖,而是释放出降价的信号来促销矿机。待客户大量下单后,这款矿机又形成了稀缺之势,于是囤货者就又能抬价出售了。

“市场上到处都是做空矿机的同行。”纪昌明言语之中颇显无奈。

“做空的经销商虽能争取到客户和一点薄利,但也损害了同行的利益,加速压榨着倒卖矿机的利润。”

辰旭感叹道,不过一年之间,这个市场已成红海。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