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1300亿的金融巨象如何“变形”?

2018-11-26 11:50 稿源:全天候科技  0条评论

发力智能城市与数字农牧

京东数科“产业X科技”战略的另外一个落地点是京东城市。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表示,中国智能城市分为数字化、网络化、大数据化、智能化四个阶段,绝大部分城市停留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上,部分城市进入到了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这也是智慧城市战略的机遇。

今年 2 月,京东数科成立“京东城市”,并列为与电商、金融业务同级别的一级事业部。在级别上,京东城市的定位非常高,这和对于BAT将智能城市放在云或者人工智能事业部的做法完全不同。

京东集团副总裁郑宇是京东城市业务的负责人,他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京东城市必须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部门,只有放到这种战略格局,才能把事情做成。如果放在任何一个已有业务板块之下,它一定会受到商业逻辑和业务模式的约束,“这个业务板块如果放在云事业部,我们只能成为别人购买云的一个理由。”

按照规划,京东城市未来三年要做四件事情:构建一个智慧城市的生态;保证数据安全的情况下打破数据的壁垒;为政府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搭建一套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把产学研管用一体化。

在JDD大会上,京东城市正式发布了目前已经取得的一个成果“城市计算平台”,其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可扩展,可复用,将算法模块化做成积木式,不同行业的人都可以快速而低成本在这个基础上开发应用。

虽然BAT等互联网企业以及浪潮等IT企业都抢先布局了一些城市,但郑宇认为,京东城市还有机会——从各地政府的角度来看,一家独大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政府希望构建生态,但不希望一家公司垄断所有事情,也希望有竞争和淘汰。

在如何赚钱上,京东城市计划通过三条曲线构建盈利模式。郑宇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第一条曲线是传统智慧城市的收入,主要是承担政府的一些项目;其次是把智能城市跟京东数科的金融、广告业务进行对接,获取回报;第三条曲线是开放平台让企业在平台开发自己的应用,京东城市收取一定的服务费。

除了智慧城市,京东数科还以养猪为突破口,希望赋能农牧行业。

在JDD大会上,京东数科发布了京东农牧与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等机构合作自主研发并推出集成“神农大脑(AI)”+“神农物联网设备(IoT)”+“神农系统(SaaS)”三大模块的智能养殖解决方案。

京东数科方面称,这一方案可以帮助大中型养殖企业降低30%以上的人工成本,节省饲料8%-10%,缩短出栏时间5- 8 天。”如果整个中国养殖业应用这一解决方案,每年至少可以降低行业成本500 亿元。“

互联网企业“养猪”,京东数科并非第一家,网易和阿里巴巴也在养猪。

但曹鹏认为,网易的目标只是通过先进手段自己去养猪,不是赋能给整个养猪行业解决行业问题;而阿里的养猪没有形成独立的体系,只是阿里云的一个行业解决方案,没有真正的扎到行业里面进行研究。“在这件事里面,我们做得会比它们更深入一点,我们真的扎到里面去铲猪粪、扛饲料了。”

当然养猪不是京东农牧的终极目标,曹鹏期望京东农牧助力整个农牧业实现互联网化、数字化、智能化。

作为京东数科服务B端的支撑点之一,京东数科还发布了一个基于物联网的数字化营销服务体系“京东钼媒”。简单来讲,京东钼媒就是对线下的广告屏幕升级改造,使这些屏幕连上网,跟线上所有大数据打通,让商家像线上一样在线下投放广告。

走出京东,不做闭环

与产业的合作意味着,京东数科必须走出京东现有的体系,与更多玩家一起玩。

京东数科走出京东,陈生强早有打算。“一定先要依靠京东,但如果永远依靠京东,那只是个富二代”,数年之前,陈生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必须独立于京东开展业务,不仅仅是公司结构和运作上独立,更关键的是业务发展不能依赖京东的流量和用户。“

京东数科相关人士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京东商城只是京东数科的一个大客户,其特殊之处在于给京东数科提供了发展的温室。但是服务京东商城的同时,京东数科还必须要找下一个客户。

与电商行业习惯打造商业闭环不同,京东数科对外发展时必须具备更多开放的气质。

陈生强认为,京东数科的着力点在于激发“产业X科技”的融合,而不是建立闭环生态、颠覆现有行业玩家。“京东金融从来没有想着去颠覆谁,去抢谁的生意,未来的京东数科,更不会去打造封闭生态”

过去,京东商城的流量资源和供应链资源为京东金融的提供发展了“燃料”。京东进军金融业务时,京东的电商平台上当时已有超过 6 万家平台商户以及数量巨大的电商消费者。但在资管科技、保险科技上,京东数科必须和外部金融企业合作。以FIQS为例,首批试用合作伙伴覆盖四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基金与券商等各类金融机构 20 余家,资产管理规模超过 6 万亿。

郑宇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虽然京东城市以京东云为底层,但由于采取用数据标准化、模块化的设计,其拓展方案是通用的,并不依赖于京东云,可以给任何一个云赋能。这样做的好处是,在京东云在国内不占市场主流时,也可以不受局限,尽可能的拓展市场。

另外在京东农牧也不是自己建养猪场,而是选择了和全国前二十大养猪集团里的四五家建立了联合实验室,并且和国家工程中心养猪基地进行了合作。

“下半场”的挑战

电商起家的京东曾经被认为没有技术基因,京东体系里的公司怎么做技术?在 2017 年京东年会上刘强东给自己提了这个问题,”我相信一定会有人说,京东没有技术基因呀,刘强东是学社会学的,这么一个公司怎么去做技术?“

刘强东给出了三个答案:第一是信念,坚信几乎所有问题最终都只能靠技术来解决;第二是对技术人才的尊重、信任;第三是需要投入无数的钱。

与虚无缥缈的信念不同,人才和金钱的投入更具体地影响了“产业 x 科技”战略的成败。

但是对京东数科来说,找到合适的人才并不容易,这里的人才不仅是指业务领头人还包括业务骨干。

以京东城市为例,人才缺乏是其面临的四大痛点之一。在JDD大会上,京东城市邀请了 6 位院士进入学术委员会助阵。但是作为外援,这些院士究竟有多少精力投入到京东数科的项目上,依然是个疑问。郑宇本人前一年还是JDD大会的嘉宾,后来他被京东从微软挖过来担任京东城市负责人。郑宇曾表示,加入京东前,他有多个机会,选择加入京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智慧城市不只是一个业务部门,而是有更大的野心——独立融资、独立上市。

“解决人才的问题,才能保证后面智能城市的落地。”郑宇举例说,如果不太了解政府的工作模式,只懂人工智能,跟政府去沟通的时候沟通成本会比较高,这就要求要有既懂得人工智能大数据,又懂得行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他认为,这种复合型人才单方面靠学校不太能培养出来,一定是工业界和学界一块儿培养,用工业界真实的项目和真实的数据去”喂养“这些人才。

同时,在对技术的投入上,京东数科也面临着和往年不同的形势。 2017 年,京东金融称未来三年每年资金投入的增幅将不低于100%;但现在,刘强东似乎开始有意控制研发投入增长的速度。

11 月 19 日,在京东Q3 财报电话会议上,刘强东对下一年研发投入的增长做了一个定调。“经过一年的内部竞争,很多研发项目已经逐渐清晰,整个集团的研发团队也在对研发项目进行梳理,明年研发费用的总额将与今年差不多,基本不会过多增长。”

明年研发费用不会比今年过多增长,这不仅是京东集团的基调,也是京东数科的基调。曹鹏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目前京东数科的技术投入与营收的占比与亚马逊、苹果、Google在同一水平线上。“不是说绝对值不增加,相对于我们收入的比例应该不会增加了。”

10 月 23 日,毕马威联合澳大利亚知名金融科技风投机构H2Ventures联合发布2018Fintech100 年度报告,蚂蚁金服位列榜首,京东金融位居第二,百度旗下度小满金融也排名第四,此外陆金所也位列榜单第十名。

实际上,曾经“富二代”出身的Fintech公司都在跳出金融,向 B端输出技术能力,除了京东金融,蚂蚁金服、度小满、 360 金融无一例外。甚至to C端的创业型互金公司,诸如拍拍贷、趣店等也都在强调技术、服务输出。如果把视野放在更大的维度上,BAT等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巨头都在向产业互联网迈进,都要输出技术、数据、服务能力。

在to B的市场里玩家众多,京东金融面对的或将又是一场激战。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