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爆款背后的淘宝直播江湖

2018-11-12 09:14 稿源:盒饭财经  0条评论

这一路的变化,背后都是“焦虑”的推动。而从网红传播到网红经济,如何变现一直这个行业的焦点话题。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艾瑞咨询数据显示, 2015 年中国网红经济营收规模首次突破1. 1 万亿元,为11218. 7 亿元,年增长率为47.3%,之后几年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速,在 2018 年网红经济规模将突破 2 万亿元。据了解,淘宝平台上已经有超过 1000 家网红店铺。

在问到今年双十一情况如何时,他预估了下,“今年双十一他们家的业绩破千万应该是有的,具体就不好说了。”

他还补充:“我们算中上规模吧,这个成绩其实大网红应该更加客观,像雪梨、张大奕这些大网红的店,销量应该更厉害。他们人气本来就高,虽然做活动利润会比平常低,但是买的多了,量上去了,也能赚不少。”

据了解,仅微博一个社交平台上,张大奕就拥有 900 多万粉丝。在大网红流量和号召力下,向头部集中的结果显而易见,这也恰好能解释为何淘宝中小卖家对双十一活动的纠结。

而微博拥有 900 万粉丝的张大奕,和上文中提到“ 600 名主播名单”类似,背后都有企业的身影。张大奕背后的企业便是除了她以外,还拥有大金、管阿姨、左娇娇等众多知名网红的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如涵控股)。

据路透IFR引述消息报道,杭州如涵控股计划明年赴美上市,集资 1 亿至 2 亿美元,目前正与投资顾问商讨上市事宜。据了解, 2017 年在新三板挂牌后,该企业被称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并获得了阿里巴巴 3 亿元投资。这么看来,微博拥有 284 万粉丝,双十一“只能”破千万的网红店主余潇潇,确实如小正所言算不上“大网红”。

年销售额千万也只是活着

淘宝直播专业化也好,网红经济规模化也好,都是电商发展过程中产业链不断细化和规模化的表现之一。但这些规模化和岗位分工的细化基本只属于中上规模的淘宝店铺,从邓磊和小正的言语中能感受到,两极分化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大。

邓磊所提供服务的客户规模也都在小正家的类似,“找我门拍摄或者做淘宝直播的,都是规模相对还好的企业,(规模)太小的没必要一般都是店主自己拿着手机直接拍,没必要再花钱找我们,场地费、拍摄费用、网红费用什么加起来,肯定不划算。所以我们找潜在客户的时候,基本不会主动找他们的。”

说到场地费时,邓磊还告诉我们,现在杭州有好多专门做淘宝直播或者淘宝模特拍摄的摄影基地或主题摄影棚。“听说最早的时候采用的是街拍的方式,但实际上除了拍摄效果不好外,一天忙下来也拍不了几张。但每小时的收费在200- 250 元的专业摄影基地就能很直观地提升效率,最多的一天能拍三四百件衣服吧。”

邓磊还告诉我们,这些淘宝专用拍摄基地的主要受众,并不是张大奕、余潇潇这样拥有百万级以上流量大网红店,张大奕们有财力去国外拍摄,一般来的都是拥有几十万粉丝的网红店铺。

“滨江区的APM、baby、109LOFT、TNT、 19 区,萧山区的TJ、M5,余杭区的FM、橡皮擦,还有西湖区、拱墅区也都有不少专门的拍摄基地。整个杭州稍微有点规模的拍摄基地大概有四五十家吧,规模小点的就不好说了。”邓磊快速地报出了分布在杭州各大区域中的几家主要的基地。

而一些中小拍摄基地的处境,与邓磊的工作室的困境类似——蛋糕没有变大,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大型淘宝拍摄基地正在考虑下一步的转型问题。

据杭州当地都市报《都市快报》报道了解,四年前整个杭州大约只有三四家有淘宝摄影基地,而这几年就九堡和滨江地区就发展出了十几家。甚至开车不到 10 分钟,就能看到七八家在附近。

风格或欧式或中式,场景或咖啡店或人行道,装修或新潮或复古,四五千平方米的摄影基地,可以分出 50 多种不同的大场景,投入场地租用费用、场景装修费用、后期场景维护费用也都是实打实的。这样的大型淘宝摄影基地,就算一小时收费 250 元,年销售额达千万,也只能勉强活下去。

据了解,以一张卖给淘宝店家的照片为例,平均价格在 300 元左右,其中 120 元给淘女郎, 100 元给摄影师,化妆和后期修片各拿二三十元,剩下的利润才是属于摄影基地的,这个数字大概是 25 元左右。

邓磊告诉我们,现在有些场地都开始都免费了,比如老余杭那边就有一些楼盘本身就带有不错的免费拍摄场地,而大型的淘宝拍摄基地因为方便和专业还有不少团队会去,但像他的朋友这类小规模的拍摄基地基本就是“火一阵子”的命。而他的朋友计划在合同到期后,就把基地关掉做点别的。

远方的诗、眼前的苟且

世界银行集团曾发布了一份名为《工作性质变革》的报告,报告的结论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给出的数据一致——电商的发展促进就业。

世界银行集团的报告指出:平台型市场的兴起允许技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对更多的人口产生影响。个体和企业只需要宽带连接就可以在在线平台上交易商品和服务。这种“无实体规模化”为生活在工业化国家乃至工业区之外的数百万人口提供了经济机遇。

半路出家的邓磊搭了大淘宝和新技术的顺风车,在家人的眼中从一个没有“定性”、需要担心的孩子一跃成了“老总”和“创始人”。但他的焦虑感更甚过去做打工那阵子,“我最关心的是如何把业务做起来。目前考虑的是想做一个大的媒体平台,这样才能接到更多优质客户。但是你知道的,现在自媒体要做大不好做,所以一直在琢磨怎么转型迭代。”

看着依旧保留大学生气质的邓磊,突然脑补出他所描述的撕破脸、恶意竞争场景。而一开始纠结他是否也参与其中的问题,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毕竟这样的环境中,除了诗和远方,更多的是眼前的苟且。

聊到最后,邓磊掏出手机点开百度网盘,“你看这是我们的团队给‘名人名家’拍摄和制作的视频,还有这是我们之前做的电商直播的回放……”他略带不好意思地说,“要是你们北京有客户,价格合适,有的赚点我也愿意去做的,到时候帮我们推荐下……”

在统计、大数据等极具说服力的材料面前,网红店铺员工小正、网红余潇潇、摄影邓磊以及活在台词中的拍摄基地主“邓磊朋友”被这条产业链串联起。在数据和外表,依旧一片欣欣向荣。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