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创新走向世界 美团抓住了怎样的机遇?

美团.JPG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自 2012 年起,中国高科技企业在海外市场连连受阻。华为、中兴公司在美国遭到质询;三一集团的风电项目被美国总统奥巴马取消。这一切都意味着,“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贸易摩擦正在加剧。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转型大势正在席卷。而抓住这一战略机遇,实现经济发展根本性突破的必然要求,成为了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要求。这也是中国在国际竞争环境中保持并不断提升优势的方式。

也是在 2012 年,中国式创新成为这一战略机遇的突破口,进而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同样在这一年,中国互联网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革:移动互联网拉开了序幕。互联网新机遇到来,造就了一批美团、今日头条、小米等企业为代表的互联网新星。

同样是在 2012 年,成立两年的美团,决心逐步脱离赖以起家的团购模式。而后者正是当年对标西方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在国内所引发的“模仿”行为。美团转而描绘出创新模式:专攻生活服务全场景。而这俨然成为中国企业独创的商业模式,并构建起独特的技术体系。

6 年之后,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发布的 2018 年中国互联网企业 100 强榜单显示,这位曾经由“模仿者”跨越到“开拓者”的美团点评,已经成功跻身前 8 名,并且超过360、携程、苏宁等老牌互联网公司,成为新兴创业公司中排名最靠前的企业。

而美团点评只是中国式创新崛起中,最具代表性的个体之一。我们试图透过中国浪潮席卷全球的表象,来还原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巨头的发展境遇。

中国式创新崛起

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将经济增长的动力归结于社会分工,约瑟夫·熊彼特却认为创新是社会经济系统演进的直接动力,从而揭示了现代经济增长的源泉。

然而纵观历史我们发现,不同类型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创新方式:世界工业化的先行国家英国,由内部经济结构的变化引致技术革命,通过拓展世界技术的前沿领域,开启经济持续增长的新时代;相对而言,西方的德国和美国,东方的日本和韩国,都属于工业化的后发国家,它们是通过模仿先行国家的技术而实现技术追赶的。

其中,中国是典型的后发大国,它在现代化进程中,同样走过了一条通过对外开放进行模仿创新,从追赶到超越的道路。

例如我国在 20 世纪 80 年代建立了相关产业的技术基础,用“市场换技术”的方式引进了国外的先进设备和生产技术。培育了海尔、长虹、沈阳机床等一大批据有国际竞争力的行业领军企业。同时,我们大量引进外商直接投资,不仅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也产生了一定的技术溢出效应。

由德、美、日等国家的历史经验表明,从引进模仿到自主创新是一个国家科技创新能力升级,实现赶超必经的过程。尽管目前,中国创新之路上的矛盾与挑战层出不穷,资源与战略的配置也不足以称得上合理,但显然,中国式创新完成了从赶超到创新的跨越。

“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科技巨头的国际化扩张就证明了这一点。“一带一路”是一个庞大的洲际网络,由资本、能源、材料、商品、通信、知识和人员流动构成,将以前孤立的地方和人群联系在了一起。

而与亚马逊、优步以及更多的西方公司不同,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进程中,没有与当地企业展开正面竞争,而是正在与它们建立相互依存的关系。

例如中国的技术巨头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等企业在当地科技公司中投入巨资,并与他们在业务、技术等层面进行整合。可以说,这些搭建桥梁的尝试相当于技术领域的“一带一路”。

而中国式创新的崛起,依托于国内的市场优势。

首先,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带来了企业低成本的优势。

这种优势的取得并非仅仅依赖于低劳动力成本,还有赖于对技术、流程、管理等要素的集成创新,中国企业更注重产品功能的集成创新。如微信平台整合了社交、购物、理财、出行、缴费等多种功能,与国外类似产品往往只注重单一功能有较大的不同。

其次,需求导向是“中国式创新”的关键要素。

巨大且多层次的中国市场,给企业从低端走向高端的创新提供机会,也同样成为了企业们创新和试错失败的机会和空间。

同时,需求导向还意味着中国企业能解决中国本土的独特问题。例如,阿里巴巴创造性地推出了“支付宝”,解决了网上交易的诚信问题。美团点评所打造的商家系统,使买菜、点餐、排队、支付等分散的环节整合成为一个闭环。

正如《地理思维:亚洲人和西方人有何不同》中所述,受中国影响的东亚思维方式与源自希腊的西方思维方式之间的差异。

作者提出,中国人的思维乃至创新当中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系统方法。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整合不同领域、供应链、客户触点和数据流的能力比单个应用的性能更重要。

这似乎更有利于我们理解,为何中国式创新能以独特的方式,一度超越国外先行企业,甚至开拓全新的行业、打造出来全新的商业模式,进而通过中国式创新引领国际。

技术发展推动变革

在中国式创潮崛起的大背景之下,以美团、今日头条、小米等新一代巨头企业,成为了时代浪潮中的新星。

这些创新企业将互联网技术巧妙地应用于生活,创造性地重塑了我们的生活场景。除了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的“新四大发明”外,便捷的外卖等生活服务甚至成为了让老外“惊讶”的全新体验。

而这些技术,已经通过市场的普及,飞入了千千万万户家庭,成为了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

例如,以团购起家的美团,其最初的模式来源于美国的团购网站Groupon。但随着不断的本土化以及创新,如今的美团已经成为了覆盖“食住行娱”的综合生活服务提供商,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数字化商业转型,托起一座建设中的“网上城市”。

一方面在需求端,美团建构外卖、吃饭、K歌、打车、旅行、住宿等生活场景来满足用户住食行娱等各方面的需求。在 2017 年,美团点评这座“网上城市”的活跃居民数达3. 2 亿。

另一方面,而作为生活服务平台的美团,其供应端则是遍布饭店、酒店、KTV、电影院、结婚亲子等领域的商户。目前,美团聚集了超 550 万家在线商家。连接B端和C端的是美团点评提供的技术、架构甚至生态服务,好比在城市系统中看不见地下排水管道、通讯传输设备等。

而纵观国际范围,已经找不到一家企业可以单一对标美团。

正如王兴在演讲中表示,“可能美国要对标我们的话需要结合好几家企业”,例如美国第三方餐厅评价平台Yelp、加上餐厅订餐平台OpenTable、餐饮外卖平台GrubHub、电影票线上订票平台Fandango、旅游第三方评价平台tripadvisor、酒店点评booking.com……

而以“美团模式”为代表的中国式创新,则成为了国际企业的标杆。

例如在外卖领域,美国的Doordash、Uber Eats、英国的Just Eat等等都在试图建立配送能力,借鉴美团引领的“外卖+配送”的双轮驱动模式。

“全世界正目睹中国的创业和研发实力”,《人民日报》以美团为例称,“创新战略为中国商业模式的创新和市场空间的开拓,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文章指出,美团为外卖骑手研发的蓝牙智能耳机,通过语音交互,80%的订单可以在 20 秒内完成接单,通过“小区守卫”小程序,外卖进出社区可实现身份核验和轨迹追踪……同时其肯定了美团点评的创新战略,“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工作场景正是人工智能与新兴业态结合的缩影”。

在外卖领域,美团基于AI等技术打造的智能配送系统,成为了驱动这一领域创新的核心竞争力。例如在供应和派送链上,美团提供了一个叫"超脑"的引擎,能够在 10 毫秒内生成最佳派送路径,让美团外卖能够在平均 28 分钟内完成一次派送。

除此之外,美团在酒旅、外卖、到餐综合等业务,都是基于AI开展,已经形成从商家选址、引流、外卖/配送、经营管理、供应链金融、营销推广等一整套服务体系。

事实上,中国创业和研发实力的崛起,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机遇,也是向世界各国提供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的机会。由此所形成的“中国标准”输出,则成为中国式创新引领国际发展的新通路。

回归美团点评,这一创新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个体。其所提供的生活服务本身就没有边界,而美团点评的版图正在向着需求不断靠拢。

王兴曾多外表示,美团的愿景是“通过人工智能的改进,能够每天服务 10 亿人次,普惠每个人,真的帮助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而这一愿景并不遥远。通过科技创新,以及线上线下的融合,以美团为代表新一代互联网巨头,俨然抓住了这一波科技浪潮的机遇,并通过技术、模式创新,成为了新一代互联网巨头中的领军企业。在这种力量的推动之下,中国式创新席卷全球的未来尤为可期。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