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土地是土地信托的一个最大贡献

2017-06-28 22:45 稿源:亿邦动力网  0条评论

读书是一种学习,文艺类的书可以让心灵得到升华,而专业类的书可以让知识得到补充。清华五道口最近的课程是信托,其中两位部委和金融机构董事长详细讲到信托,在课堂上我还特别问了关于农业领域的信托产品问题,又在事后围绕信托产品和三农,进行了深入的拓展学习,了解到中粮信托在养殖和农事服务、中信信托在土地流转信托都有实际的产品案例。——《解放土地》读后感

刚好同学帮忙介绍了中信信托的副总裁和相关团队,进行了详细交流会议,了解了他们的土地流转信托的原理、价值点、产品设计、困难问题等。同时,他们送了一本他们董事长写的《解放土地》一书。

这几天在详细地读这本书,解放土地,实际上是在解放农民,解放生产力。因为农民越来越存在年轻劳动力流失农民老龄化的问题,同时土地很难成为金融资产参与到生产融资过程中。这是当前中国农村比较典型的问题。

这本书从土地的性质、信托的性质、全球农村土地流通的情况入手,再进一步探讨了中国土地流通的现状,最终结合中信信托的创新产品项目提出了土地信托化的框架,并以安徽宿州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托产品为例介绍了A类、B类和T类信托产品的结构设计,最终提出了土地银行(土地信托银行)的未来实践。相对于粮食银行(本质是供应链金融),土地银行的说法更具革命性和基础性。

虽然现在已经在全面开始土地确权,但确权后的权属证银行还是不认,很难作为质押或者担保形成融资为生产服务;而土地流转信托,可以让农民流转土地权属证后拥有信托受益权,这个信托受益权是被银行认可的,所以一下子具备了增信机制,同时也为土地做了一定的定价,这是A类信托财产产品;

而B类信托产品又可以进一步募集资产用于土地整理或者生产投资,进一步解决了土地运营过程中的资金问题;最关键的是,在土地承包剩余期限内,这个信托受益权是可以转让、赠与或者继承的,也就是老农民虽然不种地或者去世了,但是他进城工作的子女不用种地就可以享受到土地的信托受益权,这是目前农村面临的最大问题;

最终,它实现的不是土地确权的三权分置(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而是所有权、经营权和受益权的分离,这个受益权是农村金融的一个基础。

在整个土地流转信托的产品中,除了A类、B类、T类的产品设计,还确保了委托主体不是个人而是层层流转后的村委或镇政府/区政府,这是前置条件;服务商是指定的土地托管生产服务商,进行土地经营;还设计了风控条款和退出条款等约定;这些都跟中国农村的现状息息相关。

这也是我们在学习和设计的农村金融中差异化利率的多场景金融服务,针对农民的不同场景和资金需求,对应不同的金融机构比如涉农银行、民营银行、苏宁金融海尔云贷、互联网金融和信托、保险等,但对于农民而言唯一真正有的资产就是土地承包经营权,那么土地信托将这个土地基础解决了,后面的就有用来作为信用的基础了。

A类的土地流转信托,作为多样化农村金融产品的基础非常关键,现在的土地流转是有问题的:

一个是盲目或者短期流转,造成无序和功利性的租赁种植,目前温州人已经开始;

一个是流转的租赁费不能带来持续和多层次收入,而信托后的受益权甚至股权类受益,就具备金融资产的性质了。

山东的项目就有代表性,中信信托只做了A类信托,没有做B类融资,但是银行就蜂拥而上基于信托受益权做抵押进行放贷了,增信效果非常好。

中信信托做的主要是土地信托产品,如果关注三农的朋友可以读一读,对土地的分析和土地信托产品的设计很有见地。同时,中粮信托做了肉牛1号等养殖类的信托产品和农事服务合作社的信托产品,我会继续关注,另外我还特别关注农产品的消费信托,相信未来会不断有新的产品创新实践的,也可能就是我们。

当然,土地信托也有一定局限性,因为如果土地规模不够(5000亩以下)成本就很高,比如山东土地流转的费用大约在1000元/亩年左右,如果不到万亩,资金才不到1000万,信托公司团队去做很累,而且也没有自己的县乡村网络终端体系,但是如果有万亩及以上规模,同时当地又有核心农企配合,他们就非常愿意继续拓展此类业务。这也是与我们的契合点之一。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