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烧钱时代

2019-10-14 15:04 稿源:深响公众号  0条评论

美元、投资、金钱 (2)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响(ID:deep-echo),作者:丁直仁,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核 心 要 点 

▪  打车软件补贴大战使烧钱获取用户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的新主流。

▪  互联网公司的最大吸引力在于高成长性,在一级市场进入是分享成长红利的重要途径。

▪  过去十年的创投模式已经遭遇挑战,当前创投市场更看重造血能力和现金流。

“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在WeWork宣布中止IPO计划以后,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发布这一观点,并迅速广为传播。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在朋友圈截图分享,易凯资本王冉更是在新婚之时依然发布长篇微博,称非常同意,“这个正在被结束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简单来说,就是一级市场胡乱估值并且可以不受惩罚的时代。

在前两年的移动互联网创投大潮中,无论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成长性都被视为重中之重,许多没有找到商业模式,持续亏损的公司,只要能对外讲述一个高速增长的故事,都不难从市场上获得资金支持。

当面对如何挣钱的疑问时,他们的回答通常模糊不清:腾讯一开始也不挣钱,但你看现在。其中深意不言而喻:腾讯初期通过QQ获取大批用户但没有建立商业模式,如今却成为互联网巨头,市值跻身全球前列,这确实是一个能够说服提问者的绝佳例子——只是巨头们在获得大批用户后艰难寻求盈利模式的过程,通常被大多数人忽略。

但风向显然已经转变,在经历了狂欢般的移动互联网创投热潮后,一切正在回归理性。而回顾历史,相同的故事总是重复上演,只是披上了不同的外衣。

疯狂的过山车

很难有人能够忘记,五年前,在分别获得腾讯和阿里的资本扶持后,滴滴与快的掀起的补贴大战,这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疯狂的烧钱战争,它甚至拥有自己的百度百科——打车软件补贴战。

双方近身缠斗,战况胶着,简单回顾,一切仍显疯狂。

2014 年 1 月 10 日,嘀嘀宣布在 32 个城市开通微信支付,使用微信支付,乘客车费立减 10 元、司机立奖 10 元。十天后,“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宣布跟进。此后,补贴策略逐渐演进为限定出行单数进行补贴,到该年 3 月底,嘀嘀打车公布,自补贴开始,其用户数从 2200 万增至 1 亿,日均订单数从 35 万增至521. 83 万,补贴达 14 亿元。虽然每单补贴已从最高峰时下降了三分之二,但每个月依然得砸下数亿元。 

补贴大战为双方都带来大量资金消耗, 2015 年情人节,滴滴快的宣布合并,但补贴大战并未结束,Uber中国的大肆进攻让战火转移到了本土巨头滴滴与全球巨头Uber之间。

  • 2015 年 3 月,Uber 宣布人民优步降价 30%,意味着出行费用比出租车要低许多,Uber承担所有补贴支出。该策略迅速助推Uber中国业务大涨。

  • 2015 年 11 月份,Uber 展开了新一轮的补贴活动。“感恩节前乘车满 3 程,第二周免 2 程车费;乘车满 5 程,第二周免 5 程车费,每单免费金额最高 10 元。” 

  • 滴滴快的也不示弱,向乘客派发 5 折优惠券。

烧钱大战二度开启,资本持续提供弹药。

2015 年 7 月,滴滴快的宣布完成 20 亿美元 F 轮融资,而这距离其 1.42 亿美元 E 轮融资仅过去两个月。 9 月,滴滴快的再次宣布,F 轮融资加入了新的投资者,20 亿美元变成了 30 亿美元,估值上升至 165 亿美元。同一个月,Uber 在中国的独立注册公司雾博也完成了 12 亿美元 A 轮融资。 2016 年 1 月,优步中国又完成了约 20 亿美元 B 轮融资。

打车软件的融资战(图自爱范儿)        

面对激烈的战况,滴滴CEO程维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这样写道:“Uber 是美国历史上融资能力最强的公司,携巨资进入中国,要支持多业务线打赢,融资战役是生死时速。” 

而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则表示,“我希望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我更喜欢创造(Building),而不是一直拼命融资(fundraising)。但如果我不参与到大规模融资里面来,就会被其他花钱买份额的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Uber融资历程(图自腾讯科技)

就像坐上了一趟高速奔跑的过山车,尽管身为企业创始人,但无论程维还是Travis Kalanick,没有谁能够控制事情接下来的走向。

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打开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竞争的新局面,由此开始,烧钱补贴成为初创企业获取用户的主流方式。

2014 年暑期档《变形金刚4》拉开了线上售票平台对电影票价进行大规模补贴的序幕。《变形金刚4》内地首周末票房超过 6 亿,其中猫眼以美团作为导流入口,出票达到 450 万,贡献30%以上的票房,烧钱模式效果显著,补贴大战迅速引爆,高峰时期,猫眼、淘票票、微影、百度糯米四个有巨头扶持的玩家同时奋战,9. 9 元、19. 9 元一张的电影票成为了市场主流。

同样的情节在外卖、在线旅游等领域不断上演。当补贴能够轻而易举俘获用户心意的时候,心无旁骛通过改善产品、改进体验获取认可的老办法就显得不再那么性感。

烧钱时代的代表性观点

资本入场迅速催熟带来的成果显而易见,成立仅两年但烧掉 15 亿之后,滴滴的估值在 2014 年便被快速推高至 100 亿美元。但吊诡的是,打车软件补贴大战的三位参与者,如今处境都不算好过。

Uber的估值高峰接近 900 亿美元,而在今年 5 月份上市后,Uber首日破发,市值跌破 700 亿美元,如今Uber股价在 30 美元上下徘徊,市值为 500 亿美元出头,与巅峰时期的估值相较接近腰斩。后期入场Uber资本局的玩家,显然无法拿到可观的回报。

而滴滴在去年遭遇乐清顺风车司机杀人案后,不仅在舆论上被多方讨伐,更是因此下线了其利润最高的顺风车业务线,并且重新上线遥遥无期。这一黑天鹅事件打乱了滴滴IPO计划的同时,还加剧了滴滴盈利难的困境,而在Uber上市表现不佳的背景下,滴滴要在二级市场取得好成绩可谓难上加难。

2018 年 4 月,美团收购摩拜,为烧钱的共享单车战事划下句号,也为从 2014 年开启的互联网烧钱大战划下句号。

多重因素助推下, 2018 年互联网公司上演IPO潮,一级市场的疯狂迎来了二级市场的检验,从结果来看,大多数并没有那么如意,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成为常态。

寒意向许多人袭来,那辆曾经无法被控制的过山车,就这样渐渐放慢了速度。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