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版权、争人才,流媒体们掀起好莱坞的“军备竞赛”

版权 (2)(1)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 大娱乐家,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作为一部刚刚迎来开播 25 周年纪念的美剧,经典剧集《老友记》不仅为全球观众所熟知,其商业价值更是始终处于顶尖水准,数十年中不断被有线电视台重播,使得一众主创常年都有版权收入进账。

2019 年,流媒体巨头Netflix为了将《老友记》在其平台上多留一年便花费了一亿美元的版权支出,不过相比刚被电信巨头AT&T收入囊中的华纳传媒旗下全新流媒体平台HBO Max来说,一亿真的只是“毛毛雨”了,因为后者为了能让《老友记》在其上线时出现在内容库中而付出了4. 25 亿美元的代价。

《老友记》其实并不孤单,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开来的多部早已被各大巨头花“天价”瓜分,甚至可以说如今已经到了各家手握大笔支票却已经找不到经典剧集可买的程度了。

抢占经典美剧版权,仅仅是当下“流媒体大战”开战前的开胃甜点,因为真正具有跨时代影响力的并且能够被几家流媒体购买长篇巨制屈指可数。

而在如今这个版权内容价格高企却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原创内容吸引用户的年代,如何能够持续的创作出高质量作品才是各家都在竭力探索的关键,最终的指向便是不惜一切代价让好莱坞当下的一线创作者成为独家合作伙伴。

抢占经典版权与争夺创作精英,已经成为了时下流媒体们“军备竞赛”的两条主线。

 五亿美元起步,从《老友记》到《生活大爆炸》 

从明年开始,Netflix将会接连失去《老友记》与《办公室》两部经典情景喜剧。

市场对此产生悲观情绪也不难理解,根据第三方收视调查公司数据显示,这两部高价采购的版权内容长期占据了Netflix平台上北美地区播放时长的前两名,也正是如此才让同样准备推出自家流媒体的华纳传媒与NBC环球早早就宣布这两部剧之后会离开Netflix。

尽管依然在源源不断的输出原创内容,但Netflix显然不想“坐以待毙”,终于这家流媒体巨头在前几天为它的上亿用户带来了一点好消息—— 2021 年开始,另一部经典美剧《宋飞正传》将会以4K分辨率在Netflix全球独家上线。

目前《宋飞正传》的美国本土网络版权归属于Hulu,大部分海外流媒体版权则被亚马逊占据。

相比于已经被国内情景喜剧反复抄袭的《老友记》,《宋飞正传》对国内观众来说显然要陌生不少。

但其实《宋飞正传》是上世纪九十年代NBC播出的最受欢迎的情景喜剧,直到现在都依然有电视台和流媒体在重播该剧,主创之一的宋飞更是因为这部剧不断卖出重播版权而连续多年成为《福布斯》榜单上收入最高的喜剧演员。

事实上,即便是当年与《老友记》同时段播出,《宋飞正传》的收视率都要力压前者一筹,连续四年蝉联收视冠军。

要获得这一被美国《电视指南》杂志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视节目,Netflix付出的代价自然相当高昂,根据《洛杉矶时报》的消息表示,“Netflix为《宋飞正传》花费了超过 5 亿美元的版权费用”, 2015 年Hulu曾为该剧花费了1. 6 亿美元,Netflix这一交易甚至比华纳传媒为《老友记》掏出的4. 25 亿美元独家版权费用还要高出不少。

如今在市场上豪掷千金的并不仅有Netflix,就在《宋飞正传》归属Netflix的消息出现不到 24 小时后,另一部流行于新千年的长篇情景喜剧——《生活大爆炸》已经被华纳传媒旗下的HBO Max收入囊中。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华纳传媒将为总计 279 集的《生活大爆炸》付出超过 5 亿美元的流媒体独占版权费用,而这仅仅只买到了美国本土版权。

截止目前各家流媒体单是在几部经典美剧的版权投入上就已经超过 20 亿美元,HBO Max为 2020 年上线的《老友记》和《生活大爆炸》分别花费了4. 25 亿和 5 亿美元;Netflix单是为《老友记》“续命”一年就花费了一个亿,《宋飞正传》则直接让他们心甘情愿掏出了 5 亿美元;NBC环球则为 2021 年能在刚刚发布的全新流媒体Peacock的媒体库中看到《办公室》也花费了 5 亿美元。

相对于原创内容来说,版权内容也是考验流媒体生存的关键一环,尤其是对于之后全新上线新流媒体的原创内容供应不足时,优质且独家的版权内容往往会成为前期吸引新用户的重中之重,这自然是迪士尼的底气之一,毕竟放眼好莱坞论经典版权内容他们毫无疑问处在最前列。

但即便如此,版权内容始终只能决定一家流媒体的下限,要想在这场漫长竞赛中保持竞争力,能持续输出优质原创内容才有可能始终领跑。这也是为何各家在版权争夺之外,更是不遗余力的为顶级创作者开出巨额支票。

 挥舞着支票本,流媒体们颠覆了传统  

在刚刚结束的 2019 年艾美奖上,英国编剧、演员以及制片人菲比·沃勒-布里奇凭借《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一人独揽三项大奖,成为当晚的最大赢家。

两天之后,亚马逊旗下的Amazon Studios便宣布更新了与她的合约——一份三年价值近 6000 万美元的独家协议。

对于流媒体巨头来说,给顶级创作者开出千万级的独家合同其实已经很难算什么大新闻了,在扫荡颁奖典礼与让影院难堪之外,这些进入好莱坞的“搅局者”们做的另一件冒犯之举便是用支票本给那些传统娱乐公司上了一堂“震撼教育”。

在 2013 年横空出世的《纸牌屋》,Netflix直接花费超过一亿美元预定了前两季,这在每周根据收视率判断一部剧要不要继续拍下去的传统电视台来看纯属天方夜谭。但显然这仅仅是一个颠覆的开始,随后几年间,Netflix以及各家进军流媒体的科技公司便开始了“抢人大战”。

2017 年 8 月,Netflix宣布与好莱坞知名制作人珊达·莱梅斯签订多年合约,总价估计高达 1 亿美元,让世人领教了流媒体网站对传统影视行业的巨大冲击。莱梅斯此前与迪士尼旗下的ABC合作,凭借美剧《实习医生格雷》和《丑闻》一举成名。

即将在 11 月 1 日开播的苹果流媒体独播剧《早间新闻》,在两年前则是靠苹果公司付出高价才得以击败Showtime电视网以及Netflix才最终拿下,这部由瑞茜·威瑟斯彭和珍妮弗·安妮斯顿主演的新剧被报道称单集投入超过 1500 万美元,对比之下即便是特效众多的《权力的游戏》最终季单集也不过刚刚到达千万级别。

而一个风向标事件则是为 21 世纪福斯旗下电视部门创作了《欢乐合唱团》与《美国恐怖故事》的金牌制作人瑞恩·墨菲转投Netflix,去年 2 月,他与后者签订了一份价值约 3 亿美元的五年合约,而就在这个月底,瑞恩·墨菲为Netflix制作的首部原创新剧《大政治家》就将正式上线。

而就在上个月,Netflix还与《权力的游戏》制片人兼编剧大卫·贝尼奥夫和D·B·魏斯签订了一份价值 2 亿美元的合约,这两位刚刚也登上了艾美奖领奖台的创作者之后将为Netflix独家制作电影和剧集。

就如同“一次性放出”的排播模式打破了过去传统电视台的周播策略一般,Netflix这种前期一次性高价买断明星创作者的手法,同样改变了过去好莱坞劳资双方的权力关系。

几十年来,美剧创作者想要自己挣更多钱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可能延续剧集的长度并确保其能够把其他电视台买下重播版权,这也是为什么《老友记》、《宋飞正传》、《办公室》等经典作品的主创直到现在还能够依靠这些作品每年获得大笔收入。

换句话说,在一部剧能够真正成为爆款之前,作为制片人、导演或者编剧仅仅只能获得不多的固定报酬,并且随时还可能遭遇剧集被中途砍掉的风险。

Netflix与珊达·莱梅斯、瑞恩·墨菲、大卫·贝尼奥夫和D·B·魏斯的独家合作创造出了全新的模式:因为Netflix不可能将他们的原创内容版权售卖给第三方平台,因此创作者无法再取得新的版权收入,Netflix选择了在前期一次性付给他们高额的预付款,以提前预定这些顶级创作者未来几年的创作成果。

而好莱坞传统大厂如迪士尼、华纳传媒也都开始学习这一模式,去年华纳传媒与一手打造出“CW绿箭宇宙”的制片人格里格·伯兰蒂达成了一笔价值 3 亿美元的独家合同,这份合同的模式与Netflix的模式如出一辙,格里格·伯兰蒂获得了大笔预付款但不会再参与之后的版权收入分账。

迪士尼最近与《我们这一天》制片人丹・弗格曼也达成了类似协议。这种模式甚至不仅仅只限于那些已经声名鹊起的大牌创作者,在迪士尼,电视业务部门制定了一套新的标准协议条款,使制作人可以获得高额的前期预付款,但没有后期利润分成。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位熟悉该新系统的一位高管提到,在节目的播出的过程中,相关创作者可以根据口碑,播放时长甚至奖项获得相应奖励。

 站着也能挣钱,创作者何乐不为  

站在创作者的角度来说,除了收入更有保障之外,流媒体所带来的新合作模式也给予了他们更多的创作空间。

过去一季需要创作超过 20 集的时光已经过去,如今的流媒体更多倾向于单季不超过十集,或者按照创作者自身的需要,他们可以随意设定集数甚至是单集时长,今年由大卫·芬奇和蒂姆·米勒牵头制作的动画剧集《爱,死亡和机器人》便是这样的作品。

作为好莱坞一线导演之一的大卫·芬奇大概是将这一概念阐述的最清晰的人,自从 2013 年参与执导Netflix的《纸牌屋》之后,他仅仅与 20 世纪福斯合作一部电影,再往后便导演了两季Netflix原创剧《心灵猎人》和担任《爱,死亡和机器人》的制片人。

原本大卫·芬奇接手的《僵尸世界大战2》因为预算过高被派拉蒙直接取消了拍摄计划,因此目前他的下一部电影作品也宣布将会与Netflix合作,讲述影史名作《公民凯恩》编剧的故事。

实际上,大卫·芬奇原本与HBO也三部剧集的合约,但都因为传统电视台无法通过其高额预算的要求而无奈取消。

虽然芬奇并未传出与Netflix有任何独家合约,但他能够长期与Netflix合作,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不需要在剧集中加入巨龙才能获得A级预算。

芬奇曾在一个采访说道:“我认为Netflix足够具有胆识和兴趣在电影和电视之间建立一个游乐场。而这个游乐场可以成为成人剧集的避风港,这一类型如今已经被挤出了多元化创作。”

他转向电视的背后可能有理想主义的驱动力,同时也有一个相当私人的动机:“我今年 55 岁。我想导演的东西,而不是到处去拍试播集。”他在同一采访中说,这意味着他需要寻找一个永远为他亮出绿灯的地方,显然他在Netflix可以得到这样的待遇。

另一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想必如今也有和大卫·芬奇类似的感受,前者的新作《爱尔兰人》的发行权此前本来在派拉蒙手中,但因为预计制作成本过高始终无法进入实际拍摄。

Netflix在 2017 年用1. 05 亿美元买下本片,并同意为它投入1. 25 亿美元的预算,根据后续报道,目前影片的预算已经超过1. 4 亿美元,主要是因为几名演员需要多次用到视觉特效回到年轻时的样子。

该片将在下个月与纽约电影节进行世界首映,并在十一月小范围登陆影院并最终在Netflix全球发行。

马丁·斯科塞斯在参加马拉喀什电影节时,谈到了Netflix,他最新的作品《爱尔兰人》正是由Netflix 投资的。

马丁·斯科塞斯在去年的一场公开活动中谈到与Netflix的合作:“Netflix 其实是在冒险,《爱尔兰人》是一部风险很高的电影。曾经有 5 到 7 年,没人愿意投资这部电影,而随着我们(马丁·斯科塞斯、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等人加起来快三百岁了)老了,Netflix 承担了这个风险。”

这就是如今的好莱坞,流媒体以打破一切陈规的闯入者身份树立起新的规则,随着传统娱乐公司逐渐开始适应并接受这套规则,处于同一层面的残酷竞争无疑才刚刚开始。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