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锦绣未央》被判抄袭背后,是一场持续6年的维权战争

版权(1)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陈彬,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历时五年多、第一批 11 位作者、后来加入的温瑞安前辈、 62 位编剧、三所 16 位律师、近百名志愿者……最终促成了锦绣未央案!”

刺猬公社 | 陈彬

6 年,正义来之不易。但至少,开了个好头。

昨天上午 9 点 43 分,微博号“锦绣未央抄袭案助手”更新了一条微博,仅有 2 个字——“赢了”!

简单的 2 个字,却足以让无数网友兴奋。这个微博号,由此案的中间人“青崖”创建,实时发布案件的开庭信息。距离第一条微博,已间隔了 2 年半的时间。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宣判了《锦绣未央》的抄袭行为,并要求作者周静于 10 日之内,赔偿原告沈文文(笔名“追花逐月”)经济损失 12 万,及维权开支1. 65 万,共计13. 65 万元。这部小说本身,也被要求立即从当当网下架,并停止一切传播。这是《锦绣未央》面对的第 1 起侵权案,后面还有 11 起等待判决。

《锦绣未央》小说于 2013 年 2 月在潇湘书院上开始更新,曾经一度占据该网站的作品排行榜前列,秦简(周静笔名)则成了该网站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潇湘书院是国内最早做女生网络原创文学的网站之一,诞生了众多现象级网络文学作品。

书红是非多。不到半年时间,《锦绣未央》小说被“青崖”等网友扒出涉嫌抄袭。他们在微博上贴出来大量抄袭对比图,将这本当红网络小说推上了风口浪尖。

调色盘/娱乐吧“锦绣未央抄袭书目一览表”

同一时间,克顿影视收购了《锦绣未央》的影视改编权,并于 2016 年正式推出了电视剧,由唐嫣与罗晋主演,网络播放量达到了 189 亿次;同年年底,长达 270 万字的《锦绣未央》实体书完成出版,共 6 册,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抄袭的争议,挡不住周静走上人生巅峰。

《锦绣未央》小说的抄袭有两大特征。

一是直接照搬他人作品内容,只对“人名”等极个别要素进行了修改。据“青崖”和众多志愿者整理的资料,沈文文的网文作品《身历六帝宠不衰》共 39 万字,其中近 10 万字被周静原封不动地复制了过去。

不仅如此,《锦绣未央》小说全文 294 章,仅仅有 9 章为周静原创。

二是抄袭对象众多。除了沈文文的作品之外,周静共抄袭了 200 多个作品,其中除了各类网络文学之外,甚至还包括豆瓣网友的帖子,以及《钱江晚报》的一篇新闻。

部分抄袭书目/言情小说吧“盘点那些涉嫌抄袭且造成恶劣影响的言情作者及作品”

以沈文文的作品为例,文中有近 10 万字被照搬,可《锦绣未央》本身有 270 万字,所占比例极小。

法律在文学作品抄袭方面的界定较为复杂。一般情况下,作品主题、主线情节、人物角色中的典型特征,并不属于著作权的保护范围。

因此,抄袭的判定往往还是要从具体地情节展开,具体场景,对话以及文字描述等方面去判定。不过,主题相近的作品,难免会出现个别类似的情节,此时一般不会被判定为抄袭。因此,倘若沈文文单人上诉,便有可能出现类似情况。

集体上诉,成了沈文文等一批作者维权的唯一途径。不过,抄袭案的联合起诉,在著作权维权历史上没有先例。

更何况,在网文圈,抄袭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一种现象。究其原因,便是在于抄袭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太高。

以这次的事件为例,早在 2013 年《锦绣未央》火爆之初,就曾有网文作者试图维权。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本应保护原创的平台,竟成了他们维权的第一道难关。

同年 8 月,潇湘书院正式介入调查,给出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锦绣未央》没有任何抄袭行为,仅仅是借鉴。

“你敢保证你的作品里,每一句话都是你自己首创的吗?你敢保证在百度绝对找不到和你任何一句话类似的内容吗?”潇湘书院以“破坏网站声誉”为由,指责并处罚了这 3 位公开维权的网文作者。

这三位作者所有的作品推荐被取消,作者经验值也被全部扣除。对该平台的网文作者来说,作者经验值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收入。

在当时,新签约的网文作者,只能拿到50%的VIP收入分成;而高经验值的白金作者,却能拿到70%的VIP收入分成。潇湘书院的处罚,在清空这三位网文作者积分的同时,也清空了他们所有的努力。

第二道难关,便是金钱。一方面是开销巨大。据中间人“青崖”回忆,沈文文当时带着另一位网文作者找到他,想要将维权进行到底。可除了他们 2 人之外,却没有任何一名作者愿意出来维权,高昂的律师费成了他们过不去的一道坎。

“虽然早就认定周静抄袭我的书的事实不容置疑,但是一开始我并不认为我可以轻易地维权成功,因为,打官司难。”沈文文在微博上回忆道。倘若没有那些素不相识的编剧、律师以及志愿者伸出援手,恐怕就不会有今天的胜利。

所幸,他们遇到了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汪海林,以及著名编剧余飞。两人同情于沈文文等网文作者的经历,前后两次众筹,为所有被抄袭的作家众筹了 19 万元整的费用。

除此之外,此案的律师王国华,也只收取了极低的公益价格。“青崖”还曾表示,当时由于众筹费用的余额不足以支付公证费,公证处也仅象征性收取了费用,给了他们极大的帮助。

“历时五年多、第一批 11 位作者、后来加入的温瑞安前辈、 62 位编剧、三所 16 位律师、近百名志愿者……最终促成了锦绣未央案!”“青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仍十分激动。

判决之前,编剧余飞在自己的微博上回忆起这段经历,感触良多。编剧、网文作者、律师、维权志愿者以及众多网友,自发联合了起来。“无论结果如何,这一起由几十位编剧资助的公益维权事件,也是值得载入史册的。”

另一方面,由于此案件类型难以断定原告损失,因此最终的赔偿,往往远低于付出的成本。就实际结果而言,也确实是如此。

第一起案件最终判决赔偿仅为 12 万元,甚至不足众筹的费用。倘若后续 11 起案件都是同样的判决结果,周静也仅需赔偿 132 万元。相比之下,《锦绣未央》电视剧制片人王莹曾公开表示,拍摄时光服装道具,投入便上亿元,这点赔偿金额连成本都算不上。

除此之外,网文作家出面维权,便意味着将走出自己固有的圈层,置身于大众的关注之下,自然免不了中伤和诽谤。

最直接的例子,便是网文作家庄羽上诉郭敬明抄袭的案件。即便案件判决已有十余年,且庄羽胜诉,却一直饱受郭敬明粉丝的诋毁,郭敬明本人也从未对此道歉。 2015 年 9 月,依然会有网友,在庄羽的微博评论里对其谩骂,并替郭敬明抱不平。

截自“庄羽”微博

所幸本次的案件,网友大多站在沈文文一方。

只是,这次成功,是建立在无数人的帮助之下。想要复制,几乎不太可能。毕竟,不是每一位被侵权的网文作者,都能遇上自己的“汪海林”;往往律师费,就能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再加上赔偿极低,官司胜负难料,更会让不少被侵权的网文作者觉得,维权只会是一件高投入低回报的事情。倘若不是为了争一口气,更多原创网文作者,只能选择发发牢骚,或者默不吭声。

相比之下,抄袭者本身,却不会受到太多处罚。郭敬明抄袭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 2007 年改编成了电视剧;他的人生路径也直线上升,几部电影更是赚足了票房。周静则被指抄袭之后,却成功拜入于正门下,转行做起了编剧。

抄袭者走上人生巅峰,原创者苦苦维权。

网文行业乱象,早已影响了这个行业的正常发展。倘若抄袭便能成功,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效仿。此时,破窗效应将再也止不住,原创网文作者也将再无生存空间。

这次维权成功,是个偶然,也是个开始。

“愿社会的良心永存,也愿抄袭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沈文文最后的这句话,虽是一句鸡汤,却也是所有原创网文作者,最好的愿景了吧。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