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中老年人正在"重塑"互联网:有钱又有闲的孤独一代,挣扎于垃圾信息堆中

2019-04-22 16:38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代际冲突:爱、恨与互联网

在Facebook上,很多账号都能通过对某篇帖文的点赞而自动关注。

Betty Manlove已经是一位曾祖母,在Facebook上她曾点赞了上千个帖文,其中有很多内容都是极端保守或者偏激的。她意识到了自己对Facebook不健康的使用,并开始尝试改变,“我在Facebook上浪费了很多时间,我本该做些其他的事情的。”

Manlove的孙子CameronHickey是电视节目的制片人,他注意到了祖母在Facebook上的阅读偏好和分享习惯。尽管他试图帮助祖母更好地地使用Facebook,Manolve最近还是在网上分享着保守派的虚假新闻。

“我和祖母非常明确地讨论了Facebook上突出的假新闻问题,但情况并没有改善。这也许是我们的错,我们总是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她在一起”,Cameron说。

在这个忙碌的社会里,很多人都熟悉这种夹杂着爱与内疚的挫败感。但另一方面,代际之间的怨恨和隔离也在恶化着现状。

“目前我对Facebook的认识是,在其之上,大部分人都摆脱了对特定信源的依赖,自由而广泛地获取着信息,主要以婴儿潮一代为代表的少部分群体则在其上大嚼着虚假、劣质的内容。”《华尔街日报》的技术专栏作家Christopher Mims在推特上这样写道。

华盛顿自由灯塔执行编辑Sonny Bunch则在推特写下了这样的文字,“Facebook从以年轻人为目标的时髦物件变成了以老年人为主的‘可怕’事物。”尽管所有年龄段的人都有Facebook账号,但年轻人使用Facebook的频次和时间要低得多,有时父母和祖父母在Facebook上的存在,成为了年轻人离开这一平台的原因。

在当前混乱的信息环境里,这些爱恨纠葛的情绪可能恰是不同世代媒介使用习惯造成的历史性沟壑。现在,Snapchat和Instagram是 25 岁及以下用户的活跃之地,而年长的美国人则更喜欢Facebook和传统媒体。

即便有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老年人在数字媒介素养方面的能力低下,但是在公众政治学助理教授AndyGuess看来,简单归咎于年龄这一原因是不公平的。“如果老年人在互联网上的表现与你的经历产生了共鸣。那么你该停下来思考,问一问自己‘我忽视了哪些更深层次的原因’?”

繁华之下的隔离与孤独

隔离和孤独是影响老年人在线行为的重要因素。Ghosh和Iyengar在他们的论文里写道,孤独可以影响认知功能,并且可能导致自我调节能力的下降。

“想要避免冲突、减少失望的目的,可能会使老年人更倾向于接受与自己世界观、信念相符的信息,从而保持自我意识。”

当这种倾向转化为网络使用习惯时,可能带来老年人自我建构出的过滤泡沫。这种被自我信念“粉刷”的网络环境,使得他们成为网络欺诈的主要受害者。

今年 3 月,美国司法部宣布结束了一项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针对老年人欺诈案的联合行动。全球范围内有 260 多人因此受到指控,这些欺诈案件的受害者多达 200 多万。

“这是针对我们社会中最脆弱的一些人的犯罪。”总检察长Bill Barr说。

最近,司法部在爱荷华州组织了第一届“农村和部落老年人司法峰会”,旨在帮助打击针对老年人的虐待和经济剥削行为。在美国,年老的人们更多地居住在乡村或者郊外,这加深了生活中的孤立感,使得互联网看起来是他们与社会再次进行连接的最好甚至是唯一的方式。

在老年人与数字信息技术的互动中,还有一个更加微妙的没有人想直接讨论的问题:老年人的认知衰退。认知能力的下降是我们都可能面临的,但是如果它一旦成形,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将极大影响你与社会的互动及其质量。

“Facebook上认知有限的 90 岁‘儿童’将会越来越多,”Munger说,“这很可悲,也很危险。”

老人与新技术

人们会变老,但技术却永远年轻。

即便是拥有计算机技术和知识的老年人也会感到落伍。 75 岁的老兵Charles Robinson从口袋里拿出iPhone,表示自己不管是支付账单还是发送邮件都没有问题。在他讲话的间隙,收到了孙子发来的一则短信,询问他是否让家里的电脑恢复正常运行了。他并没有做到,哪怕孙子已经发来了详细的步骤指示。

他和妻子都拥有大学学位,并且孜孜不倦地学习和参与着社会变化。但是跟上技术发展的节奏对他们而言,要比以前困难得多,“很多年前,当电脑刚刚出现时,我们掌握得很好”,他们说道。

婴儿潮一代没能和互联网共同成长,在他们的人生经验里,互联网并不十分重要。很多人因此认为,对于那些更年轻,互联网接触时间和强度更大的年轻人而言,情况应该会有所不同。

但事实上,这种想法有些过于乐观。

“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在加快。今天,在互联网产品体验上, 25 岁的用户已经和十几岁的用户产生了巨大隔膜,一个 40 多岁重度的Facebook用户面对TikTok可能已经感到迷惑。在未来,这种差距将会进一步扩大,除非技术本身减速或者停止。”

从这个意义来看,我们帮助老年人适应互联网和新数字环境的努力不仅是为了今天,更是为了明天。

面对一个日益“老化”的互联网,专家提出了一个“家长式解决方案”。

曾经,为了在良莠不齐的互联网中帮助孩子们更好成长,我们设置了儿童防护网。基于同样的理念,一个针对于老年人的防护网络将被期待建成。但是与儿童保护不同的是,针对老年人的互联网安全计划要更困难。“老年人并不想被保护起来,有限制地进行浏览,”Munger说。此外,老年人对自身在互联网中的脆弱性并没有足够的自我察觉

现实严峻,前路困难。在未来,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进一步了解老龄化与互联网、技术与社会有着怎样的互动影响。

我们无法责备老年人。谁说他们的今天不是我们的未来?帮助他们更好的融入当下和未来,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迎接那无情袭来的技术社会改变着的风浪。

image.pn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