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部分UP主先富起来?网红一年带货能上亿,B站也要做这门生意

2019-03-15 08:55 稿源:三文娱公众号  0条评论

B站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三文娱(ID:hi3wyu),作者:三文娱,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陈睿说B站与淘宝合作意义超越收入,那么收入的意义又有多大?

2018 年 12 月,B站和淘宝共同宣布,在内容电商以及B站自有IP的商业化运营方面达成战略合作。

两个月后,阿里巴巴宣布淘宝中国入股B站近 2400 万股, 持股比例占B站总股本约8%。

半个月前,在发布新一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B站董事长和CEO陈睿还表示:与淘宝合作的意义超越收入(回顾:B站年营收41. 3 亿元,月活 9280 万)。

让UP主变身带货达人,能否成为让UP主们增收的利器?能否在游戏之外成功开辟一条二次元变现坦途?

现在回答为时尚早,毕竟B站只是给包括千户长生(Benny董子初)、海獭娇娇娇(徐娇)、野食小哥等UP主开启了淘宝开店测试。

不过,从阿里巴巴投资的网红电商企业如涵控股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信息:最头部的KOL能带货上亿,但网红电商目前只是让一部分红人先富起来。

一年分走1. 035 亿元,KOL能靠带货赚钱

阿里巴巴 2016 年投资 3 亿元的如涵,最近向美国SEC递交了IPO文件。阿里的投资,是奔着网红电商流量池而去。如涵也引用报告给自己的模式做理论支撑:

有分析预计未来五年网红电商的GMV将以40.4%年复合增长率增长, 2022 年达到 1796 亿元。

截至 2018 年末,如涵共签约了 113 名网红,其中 3 位头部网红每人每年带货GMV超过 1 亿元。

GMV,是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的缩写,主要指拍下订单的总金额,包含付款和未付款两部分。代金券和返利的金额也会被计入到GMV。

如涵签约的 3 位顶级KOL,分别是张大奕、大金、莉贝琳,共有 3250 万位粉丝, 2018 年后三个季度三人的总GMV为12. 2 亿。如果把粉丝数和带来的总GMV对比着看,单个粉丝对应的成交额约为37. 5 元。

这是一笔还算不错的收入。

( 三文娱昨天发布《年入 14 亿,宫斗小说《熹妃传》改编手游的成绩》中提到游戏行业数据,玩友时代2016- 2018 年的平均每月付费玩家数量分别为约18. 66 万、34. 06 万以及32. 35 万人,仅占同期平均MAU分别约7.1%、8.1%以及8.1%,月计ARPPU分别为240.1、201.4、395. 4 元。)

红人们能从带货金额中分到多少?

先来看看如涵的收入组成。

2018 财年,如涵产品销售的合计收入为9. 12 亿元,而产品销售的成本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分别是采购商品成本、存货报废成本和KOL服务费。

注意,这里所指的,如涵支付的KOL服务费,就是KOL的收入。

2018 年,这三部分成本对应的成本分别为 47770 万元( 6980 万美元), 4210 万元(约 610 万美元)和 10350 万元( 1510 万美元)。而同期总净收入为9. 47 亿元,这三部分成本在其中的占比为53%、5%和11%。

由此推断,如涵销售的产品中,一件单品的收入里有53%的费用是商品采购成本,而有11%是KOL们分得的收入。

这11%的收入,对应的是 2018 财年的 83 位签约KOL和1. 035 亿元。 83 个网红中占比最大的是新兴KOL,有一部分并没有商业化,这意味着销售提成更多的集中到粉丝量大、排名靠前的红人。

如涵要将收入的11%分给红人,坦言这种模式已让一部分KOL先富了起来。

在文件中,如涵反复强调KOL并非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他们只是替代了前端传统的销售员和销售渠道,公司包括网红培养的机制、平台、店铺、物流等在内的供应链才是核心。

如涵 2018 年后三个季度净亏损达到 5750 万元(约 836 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 2613 万元亏损额大幅度上升。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